「AM」国王的冥想

阳光透过林间略微稀疏的枝叶星星点点地撒下来,伴着微风拂过的轻缓节奏在Arthur的脸上跳起愉悦的舞蹈。

Arthur皱了皱眉睁开眼。

这是他们外出以来的..第几天来着?今天早上好像不太对劲,跟前几天比起来太不对了,好像少了平常他的骑士团吵吵嚷嚷的聒噪,但还不止..

哦,Merlin。

这个蠢货,平常都是他起得最早还推搡着自己醒来,嘴里唱着那些不成调的傻兮兮的曲子。Arthur每次出兵的每天一睁眼就不得不面对那双大得可笑的耳朵,每天早上都要翻个忍无可忍的白眼然后忍无可忍地往Merlin身上扔他刚搜集来的小石子儿们。

今天他怎么这么安静。难道是良心发现想让他的王多休息一会?

Arthur让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理由然后闭起眼准备睡个回笼觉。

几秒后他又猛的睁开,今天早上感觉太不对了。

他起身转过头。骑士们还在睡,还有..

..他之前有说过Merlin是个蠢货吗?

这个蠢货睡得一塌糊涂。他背对着自己,轻微地打着鼾,身边突然失去温暖让他在睡梦中不满地噘了噘嘴,蜷起自己的身体以更好地保存和汲取热量。Arthur和他在野外露宿时总是习惯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Arthur之前从不这样做,因为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有人试图杀死他,在背后捅刀子的——各种意义上——更是为数甚多,但这可是Merlin啊。

在他们初次见面就打了两架,Merlin被自己关进地牢,出去后又被自己的流星锤打伤之后,该死的,那家伙竟然救了自己一命,他向自己冲过去,看上去那样义无反顾,无所畏惧,目的明确,就仿佛他的眼中只剩下Arthur自己和那把飞来的匕首;就好像他臂膀和下颌的曲线全因此而绷紧,露出刚毅的线条;就好像拯救Arthur是他甘愿穷其一生来达到的目标;就好像,Arthur就是他的命运。老天,Arthur几乎要挫败地呻吟了,因为Merlin总时不时地嘟囔着什么命运之类的连篇鬼话,可Arthur不相信命运,他只相信Merlin。那感觉就像,当所有人都背叛他,弃他而去的时候,他还可以信任Merlin;当所有人都极度渴望从他的背后给他致命一击时,他的后背依旧可以交给Merlin。

他想起父亲去世那晚他独自伫立在大殿之上守夜,孤立无援、手足无措,悲伤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他压来,他甚至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谁会比自己更加无助和孤单,他的至亲都因自己谢世,唯一的姐姐因觊觎皇位对自己虎视眈眈,“世界大概已经抛弃了我”,他这么想着,凝视着父亲的尸体直到朝阳冉冉升起,阳光闯进大殿铺洒在父亲身边,在他手中持着的利剑上反着光,父亲的表情很安详,但他从中却攫取不到一丝慰藉。他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强迫自己接受新时代已经开启,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打开大殿的门,阳光便迫不及待地从他头上飞过,映在他面前蜷坐着看向一边的黑发青年身上,在周围落下一片阴影。Merlin缓慢地回头看向自己,眼眶周围略微泛红,他一整晚都在这里,他说不想让自己觉得孑然一身,所以自己怎么在殿内守着父亲,Merlin就怎么在殿外守着自己。上帝啊——他忽然想——去他的世界,去他的抛弃,我不在乎,我有Merlin。

Merlin始终在那,每天早晨把他从床上拖下来,伺候着他洗澡,更衣,吃饭,跟他吵架;在训练场上看着他跟骑士们训练,自豪得不能自已;出征的时候他们躲在阴冷潮湿的岩石下,Merlin告诉他除非他死,不然他会永远保护他。Arthur不再像起初那样一笑置之,因为他知道了Merlin魔法的小把戏,瞧吧,Arthur  Pendragon不是个十足的傻子,在他对付那些强大的敌人时天花板不会无缘无故地掉下来,树枝不会无缘无故砸下来,射出的剑不会无缘无故变了方向,想从他背后偷袭的人不会在四周空无一人时突然被一支剑刺穿,Merlin总是鬼鬼祟祟地躲在后面,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Merlin才是那个十足的傻子。但关于魔法他不想点破,既然Merlin不想让自己知道,他就不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国王凝视着他的男仆,他乌黑的头发四下支棱着,原本光洁的额头上混杂着前几天赶路的汗水与尘土,他大概做着十分不安的梦,秀气的眉毛纠在一起,天苍色的双眼紧阖着,细长卷曲的睫毛惶恐地颤动,在皮肤上投下如蝶翼般不断扑动的阴影,饱满的嘴唇不像原先那样红润,反而因缺水而干裂着,修长的手指上留着昨晚添柴烧火时蹭上的炭灰,两手自然地放在胸前,双腿则蜷起缩着,整个姿势显得完全没有安全感可言。这不该的,在这种境况之下,Merlin应该是毫无美感的,但Arthur却感觉对极了,仿佛这数年中的Merlin也不比当下的Merlin一分的美。一种奇妙的感受在他胸口鼓噪着,像是树叶般被微风轻托着不徐不疾地坠入深渊却又毫不畏惧反而享受。

他想起在他加冕时台下Merlin时刻追随他的目光,狂喜、柔软而深情,他不懂这眼神代表什么,既不像仆人对主人,又不像臣民对君王,甚至不像挚友间的眼神,他看着自己,像是如果他是太阳,他的每一束光辉都将映向自己,如果他是湖水,他的每一滴甘露都将滋润自己,而他别的都不是,他是Merlin,他拼了命都要把自己贫瘠的所有献给Arthur。这让Arthur几乎有些受宠若惊,Merlin把一切,他有的他没有的,都给了自己,从他们刚认识不久,Merlin就在知情的情况下替他挡下那杯毒酒,他甚至把命都交给了自己。

Merlin,独一无二的,他的Merlin。

他忽然有种危机感,Merlin这么消瘦,这么苍白,又这么快乐,他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不是伴着从被忽然大开的窗帘间无情钻入的阳光醒来,耳边听不见那个不成调的蠢兮兮的曲子,没有那双灵巧修长的手替自己戴上锁子甲,披上披风,没人敢和他顶嘴会怎么样。他不敢想象如果Merlin忽然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会怎么样。

太脆弱,太容易失去。

Arthur意识到那种一直在他胸腔中鼓噪的感觉是什么了,毫无疑问地,他爱他,他之所以现在才意识到,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早就把爱Merlin当做一种习惯,伴随他醒来,伴随他入睡。这份爱与对Gwen的爱不同,他爱Gwen,以一个一国之君的身份,因为她理智,博爱,善良,他甚至可以把整个国家托付给她;他爱Merlin,作为Arthur本身,作为一个真正的人爱他,因为从一开始,他们的命就是对方的了,他只愿意让Merlin拥有自己。

他们就好像被专门打造成一对完美契合的弓箭,失去了他,就像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要是别的都留了下来,只是失去了他,他的整个认知世界,他的王国,整个卡梅洛特就都成了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他就不再像是它的一部分了,人们整日看到的那个坐在椅子上讨论国事的君主,那只是个麻木僵硬的躯体,他已经失去了他的灵魂,当你的灵魂进入了坟墓,你还怎么完好地活着呢?「1」

Arthur兀自发觉,他要好好爱Merlin,因为Merlin已经爱了他那么多年,小心翼翼,无声无息,就像这份爱完全不需要Arthur本人的参与和回报;因为总有一天,他们要失去对方,在那之前,让他好好爱他。

身旁乌黑头发的青年眉头早已舒展开来,他无意识地动了动,看似就要醒来,Arthur以他最快的速度回到之前背对Merlin躺着的姿势闭上眼。身边安静了好一会后又有了动静,他听见Merlin轻轻的转向自己,尽量不发出任何压到干枯树叶的声音,然后听见他满足的叹了口气,同时捕捉到了那声漏出他嘴边的轻笑。接着Merlin站起来,唱着那支调子他再熟悉不过的曲子开始试图推醒他。

Arthur露出他无论如何再也掩不住的微笑,握紧了身旁刚刚收集到的小石子儿。

Fin.

「1」本段大部分句子改自《呼啸山庄》。“而要是别的一切都留下来,只有他给毁灭了,那整个世界就成了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我就不再像是它的一部分了。”“我还要活下去吗?这还叫什么生活呢?当你——啊,上帝——当你的灵魂已进了坟墓,你还愿意活着吗?”

2015-07-17
评论(24)
热度(66)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