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Crash and fall

I'm back, baby!!!
终于有时间酝酿我想写很久的二战AU了
不列颠空战时期,空军飞行员Arthur/平民Merlin!

Chapter 1

*
战争打响了。
好吧,战争早就打响了,早在一年前波兰骑兵撞在了德国装甲师的炮口上,战火就被点燃了。
Merlin傍晚骑车从城区回家,沿路看到妇女们指挥着孩子搬走窗台上的花盆,穿着体面的先生挽起袖子挥舞铁锹,水泥搁在一旁。一群人正在礼貌地争论着怎样才能避开管道,或者节省下十平米的空间,呃,之类的东西——这里的最后一个防空洞快要建好了。
老天,伦敦居然比平常更加活力四射,Merlin想,清楚地意识到这里的一切,包括他车轮下的平整路面,在不久后都将不复存...

你讲述了时间,时间成全了你
两年之后,还有五十余春秋
斯蒂文失去了声音,但他
收获了爱与长久
而霍金,
他怀中有星空宇宙

自行车轮滚过剑桥小巷
忙乱的脚步声
消失了,镜片后是天地洪荒
轮椅下沃土依旧
世界向你发出惊叹
你回以W.O.W

爱和宇宙都在无限膨胀
何其不幸,实际上也幸运非常
上帝拨开大气层的一角:
“时间已到。”
你动动眉毛:
“我不信教。”

万物混沌,天地初开
有人在星夜下起舞
归向何处?
地狱满员,天堂路堵
终结的起点是万物
茫茫苍宇,我心归宿

              ...

【AM】Far Beyond

“如果让魔法重回这片大陆,”他问,“这是你想要的吗?”

他不是在讽刺,梅林想,他在给我提供选择的机会。

他在逼我做出选择。

“是的。”他想回答。他想要向亚瑟展示一日之内的四季变幻,送他生于掌心的蝴蝶,翱翔天际的战马,火花化作的巨龙,还有永不凋谢的玫瑰。他想要亚瑟知道苍蓝并不只是他双眼的唯一颜色,他想要亚瑟的目光锋利似剑,穿透这副布满创伤的皮囊,直达他支离破碎的灵魂,那里,还有一丝本心在苟延残喘。

亚瑟微微眯起双眼。他在审视我,他在等我的答案,他在托付信任,他在让我发号施令。

有那么一瞬间,梅林以为亚瑟全都知道了。

日复一日,梅林梦着那片理想大陆,法师与人类共存,他在亚瑟前方,无所顾...

深夜一点小剖白。对于MERLIN,我实在是遏制不住地要认真去爱。我的爱是风雨无阻的OvO!!!!!!

【武汉茶会场刊】【AM】一切都好

终于有空用电脑了,把之前的茶会场刊文发上来,骗个更


--------------------------

我放弃和lof搏斗了,不晓得哪个字是敏感词【。


【Dunkirk/Collins中心】There will be light

一个人获救后会说:

“谢天谢地!”

“万分感激。”

“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或者忙于喘息,来不及开口。

或者心脏还在胸腔里疯狂跳动,满脑子都是劫后余生的不真实感。

可是Collins,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金发男孩张着大眼睛,手里握着艇钩,弯腰俯视他。

他知道这听起来很突兀,但话就在嘴边,自然而然地淌了出来,这可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

他的心还在为Farrier悬着,敌军的战机尚未被击落。不知哪个方向传来交火的声音。船只侧翻,发出长久的哀鸣。士兵弃船而逃。

他握住了那个金发男孩手里的艇钩。

男孩看起来如此年轻,他会是渔夫的孩子吗?不过看他的穿着,想必家庭较为宽裕。他像个新...

这首歌真的很好听啊——

它的一张一弛,尤其是突然的爆发力和主唱神赐一般的嗓音深深吸引住了我。

说实在话,这首歌所谈论的却正是我所不屑的,即所谓的“没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爱情并不是人的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偶像剧中人们失恋之后依旧苦苦哀求,哭掉半条命,或就此一蹶不振的表现,都是没法令我动容的。因为时间确实是疗伤的好手,不论你有多么痛苦,那些痛总会随着时间缓缓流走,在你心上留下一道痕迹,仅此而已。你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走不出来,实际上你终究还是在朝前看。

当然,随后我又想到了梅林。

关于我上面所说的,我们并不能说梅林是个例外,因为在本质上,梅林与亚瑟的感情早就逾越了爱...

『AM』讲真你们两个gay佬好烦哦可不可以安安静静地回家谈恋爱不要打扰我们这群单身人士

神经病产物,不想好好产粮瞎jb写。七夕快乐😘

---

M.P.

M.P. M.P. M.P.

M.P.是谁?

Merlin盯着戒指内侧看。

---

“你们认识一个叫M.P.的人吗?”Merlin问他的朋友们。

“不认识,抱歉啦。”Percy拍拍他的肩膀。

---

“Malina Parkinson?开玩笑吗?”Vivian大翻白眼,“我很确信你的M.P.不是她,Merlin。Parkinson是我见过最无礼、最口蜜腹剑以及最利益至上的拜金婊子,她不可能会戴这么简约的戒指。”

“呃,好吧。”Merlin回答,有点被Viv的措辞吓到了。

---

“M.P.?我认识Mark...

睡前碎笔

我忽然就觉得很累,很疲倦。

提得起精神,提不起心情。

那个测试自始至终都是对的。法伊一直在等一个人把他带走,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把我搞懂。

可搞懂我未免有些难,我自己都做不到,能懂我就足够了。

除了我爸以外,没人懂我。

想要找人大肆交谈的冲动基本都胎死腹中,让我整个人都沉甸甸的,迈不动腿,走不动路,了然无趣地恍惚度日。因为有了觉悟,因为太过清楚自己考虑的东西并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闲来无事时在脑子里打转的那些琐碎想法,所以并不期待被多数旁人理解,也就没了交谈的欲望。萦绕于心的念头绕着绕着缠成一团乱线,连自己也晕头转向。

因此郁结,因此越发疲惫,越发觉得自己太沧桑,“少女”这种称呼听起来就觉...

Long Time No See——To Niall Horan

神奇的是有时当你终于能卸下粉丝滤镜看一个人,反而可以发掘出更多。 
 
得知Niall Horan早已于2016年发布单曲纯属意外,听到他的第二首单曲更是出于意外,去看他的MV则是无心之举。 
 
这种感觉既奇异又陌生,并且带来一种令人释然的平和。他以前那些你曾熟知的细节都变得模糊不清,以至于不得不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去重新了解;而你观察他的目光也不再敏锐,看了一遍两遍,还是没有发现他染的金发已经褪成原本的棕色,最终还得靠他人提醒。 
 
但你仍能感受到那些明显的蜕变,能感受到他变得沉着、变得成熟,能以一个微笑回应粉丝的尖叫,甚至能注意到他不再总是戴...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