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清明猜文活动】『AM』Grasp 攫取

猜文活动结束了,文可以解禁了!

为防止有的小伙伴不清楚命题,这次活动的主题是:

“爱是想要触碰又收回手。”——塞林格

发在lof上的文相对于参加活动时的文做了小小的改动【。只加了Summary而已】

--------

Summary:

无关魔法,无关Gwen,无关骑士团,无关任何人。

这一次只有他们,这一次,只是两个人的故事。

“命运以顽冷的砖石/围成枯井,锢我/且逼我哭出一脉清泉”——夐红

--------

Morgana叛变后的那一年谁都不好过。

 

Uther不理朝政,丢下一堆烂摊子给Arthur和骑士团处理,自己则整日躲在房间里,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Merlin边想,边替Gwen端来一盆供国王洗漱的水。看着这位总习惯以武力制裁他人的君主胡子拉碴地倒在椅子上,目光呆滞,仿佛在长久地注视一团虚空,这还真是——不太容易习惯。而他随即又想起Arthur决心献祭自己以消灭暗灵之前向父亲辞行时,那对绝望、哀求的双眼与那滴滑落脸庞、被拇指悄无声息地抹去的泪水,便忽地又痛了起来。

 

Arthur无疑是压力最大的那一个。

 

Camelot的国王要倒下了,人们如是说,有的惶恐不安,有的拭目以待,而Odin,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他忽然加大了军队操练的力度,大张旗鼓地公然对Camelot发出挑衅,虎视眈眈地等着老国王咽气的那一刻,仿佛下一秒就将踏上这座城的断壁残垣。

 

Arthur按兵不动。

 

这种说法其实是错误的,Arthur尚未登基,手中也尚未握有全部兵权,只是人们已经将这位头顶着曜日之光的王储视为如今的希望了。然而Arthur断然不会在当下这种人心惶惶,流言传遍的关头主动请缨、率先发起攻击,那未免太过冲动鲁莽。

 

人人都在等待一个时机,卑鄙者仰仗它,忠良者哀悼它。

 

至于Arthur,他潜意识里对此无比抗拒,不肯接受一切有关“Uther命不久矣”的说法。

 

“我不明白,Merlin,”当Arthur满身疲惫地靠在窗前,看起来并未享受到训练后的热水澡带给他的惬意与舒适时,他这样说道,而Merlin则正在为他收拾床铺,“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现在就请求我做好登基的心理准备,父亲明明还好好的。”

 

Merlin放下手里的工作,一言不发地朝Arthur走去。他盯着他的背影,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想要触碰他、抚摸他,直到那些肌肉线条在他的安抚下放松下来。

 

“他们是出于好意,殿下。”Merlin最终什么也没做,他叹了口气,走到与Arthur比肩的位置,与他一同凝视窗外笼罩在夜幕下的城区和街道。Arthur的生日快要到了,这里很快会被马戏团和游吟诗人填满,他想。

 

“出于好意,”Arthur有些讽刺地重复,Merlin知道他是在担心Agravaine会从中作梗——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出现得恰合时宜,急于求成到让Arthur很快就看透了那副贪婪的嘴脸——他又兀自摇了摇头,继续道,“不,我了解,我只是,我更宁愿相信我父亲会振作起来的,我必须这么相信。”

 

Merlin盯着Arthur扣紧窗台、指节发白的手沉默下来。

 

天知道,他可以对付一个混蛋的Arthur,他能够用一句话把他驳到哑口无言;他也能对付一个愤怒的Arthur,他可以一言不发直到对方平静下来;他可以对付一个消沉的Arthur,他会握住他的肩膀狠狠地摇醒他,要求他、甚至命令他站起来抗住自己作为一个王位继承人该承担的责任。但面对一个害怕失去父亲的Arthur,面对一个悲伤的、无措的Arthur,Merlin总是想要拥抱他。不仅是因为他恰巧体会过失去父亲的伤痛,更是因为那出自本能,他不能看着Arthur被巨大的阴云所笼罩而坐视不管,他从没做到过。

 

“嘿,”于是Merlin说,放任自己小小地遵从一次内心,他安抚似的,将一只手搁上Arthur肩头,有意要将他扳向自己的方向,而Arthur,理所当然般,向Merlin靠了过去,几乎都没怎么思考,于是Merlin也顺其自然地伸出手臂,毫不犹豫地接纳他。

 

他们像重复过无数次一般拥抱彼此。

 

这一刻似乎太过珍贵,他们谁也没敢出声,时间仿佛停滞,空气恍若凝固。

 

Arthur轻轻用鼻尖蹭了蹭Merlin裸露在口水兜外的脖颈,将自己的脸埋得更深了些,Merlin感到自己腰上的手臂收紧了。这一刻他胸膛中翻搅起千万种情感,以致于引起了一阵疼痛。

 

他忽然感到如此不公,命运委实不是慷慨大方的家伙,它给了他们爱的权利,却不愿给他们谈论爱的自由。

 

 

在某些没有包袱、万众狂欢的宴会上,Arthur会允许自己多喝几杯,这时Merlin往往已经在大厅另一头与骑士或女仆们攀谈起来了,但每当Merlin用余光扫过Arthur所在的位置时,他总能发现Arthur,越过贵族们欢快的舞步与女士们摆动的裙裾,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是那种愤怒地指控他偷偷跑去开小差的眼神,也不是什么缱绻的凝视,就只是,很普通的将目光一直搁置在他身上,不含丝毫杂质,似乎只是为了确认他还在这里。回到房间后,他也不同寻常的乖顺,既不会将脱下的衣物胡乱堆放,也不会对Merlin进行惯常讽刺。他会在沐浴之后安静地坐在床上,一边顺从地低着头,让Merlin替他梳理头发,一边玩着自己拇指上的戒指,让Merlin真切地以为自己在照顾一个孩童。

 

“Arthur,该休息了。”Merlin说。

 

“你可以留下来。”

 

“我不能,殿下,这是不被允许的。”

 

“别‘殿下’我,Merlin。别让我时时刻刻都做‘殿下’,行吗?”

 

的确,Arthur首先是他自己,其次才被冠以Pendragon这一至高无上的姓氏,但很多时候人们都忘了这点,只给了他作为领袖的无上荣耀,却不记得他也需要世人的幸福。这想法刺痛了他,于是Merlin留下了。

 

Arthur毫无疑问对他们之间未曾吐露的情感心知肚明,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生死与共,他不可能没有搞清,而事实是,Merlin也并未费心去隐藏什么。有些事就是不需讲明,这就是默契的好处。幸好他懂我,我也懂他,Merlin想。

 

他曾多次身处险境,但前去消灭暗灵的那一晚,是Merlin记忆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晚,当他发现自己的魔法对暗灵完全无效时,一种彻底的无助击中了他,他从未体会过如此程度的绝望。魔法是他用来保护Arthur的工具,而如今这工具派不上用场,他便只剩自己这一具算不上强壮的躯体了。正当Merlin决心用这副躯体替Arthur挡下可能会出现的任何攻击时,他便来了,一句话也不说,在Merlin左手边坐下,与他一同聆听篝火中干柴的噼啪声。

 

过了一阵,仿佛为了打断Merlin那些大义凛然的念头似的,他开口道:

 

“怕吗?”

 

“怕什么?”Merlin问他。

 

“死。”

 

Merlin笑了,他说:

 

“信不信由你,但我从来不怕自己会死。”

 

我只是怕你会死。

 

Arthur也笑了,但笑得并不很用心,他侧脸对着Merlin,Merlin能看到他的一只眼睛瞟向自己:

 

“当然了,我就料想你会这么说。但Merlin,”Arthur停顿了一下,语气忽然严肃起来,“别死。”

 

“什么?”Merlin愣住了。

 

Arthur滑稽地翻了个白眼,但几乎用上了命令的口气:“别死,你这傻子。我不管你那颗白痴脑袋里此时装了多少可笑的,荒谬的,自我牺牲的想法,你最好给我立刻停下。这里不是你该献出你那条分文不值的小命的地方,事实上,哪里都不是,你是我的仆人,未经我的命令,你不准死。”

 

Merlin的喉头有些发紧。

 

“你应当在意的不是我的性命,Arthur,”沉默良久,Merlin回答,“你该分清什么才是至关重要的。”

“我当然知道什么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该死的,Merlin,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他怎么会不明白。

 

有那么一瞬Merlin克制不住地想要吻他,Arthur看上去则想要做相同的事。

 

为了所有的甘美与苦痛,为了这束缚于他们二人身上的层层枷锁,为这只能意会的爱,为了Arthur此时的目光,确信无疑而又毫无悔恨地将他锁定,他的双眼中倒映出欢快跳动着的炽热火苗,让Merlin清楚地意识到,无论他们的余生该如何听凭命运的安排,这一份情感也将永远悄然伫立于天地之间。

 

为了这一切,Merlin想要狠狠地吻他,想要挟着满腔苦涩吻他,像是酌一口酒,只有这二人才能品出其中辛辣。

 

但他没有,他选择什么也不去做,Arthur亦然。

 

他们从未接吻,亦不做爱,任何与此类似的亲密举动都不在两人的选项之内,他们只是在四下无人之时拥抱,仿佛这样就能满足一切渴求。

 

他们的这一份爱,注定不该被世人所发觉。他们刻意对这份感情闪烁其词,若即若离,渴望能够不受约束地彻底拥有它,却又深知其为妄想,也就选择不去触碰,甘于只享受片刻温存。

 

 

Arthur依旧抱着Merlin,身上传来沐浴过后的淡淡香气,“留下来”,他说。

 

他也许永远也不会对Merlin提起有关“爱”的只言片语,但他总会以自己的方式作出承诺。

 

而Merlin将其悉数收下。

 

“好。”他回答。

 

今晚他们将作为Merlin和Arthur一同躺下,彼此相拥,待到第二日一大早,他们的身份则又会回归平常。

 

这是他们共同的秘密,也是他们共享的苦楚。

 

倒不如谁也不放手去爱,倒不如谁也不去消除最后那段距离,倒不如谁也不去怀有任何奢望。

 

谁叫他们都被命运操纵,所愿终究得落空。

 

 

 

The End.

评论(12)
热度(65)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