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AM】Crash and fall

I'm back, baby!!!
终于有时间酝酿我想写很久的二战AU了
不列颠空战时期,空军飞行员Arthur/平民Merlin!

Chapter 1

*
战争打响了。
好吧,战争早就打响了,早在一年前波兰骑兵撞在了德国装甲师的炮口上,战火就被点燃了。
Merlin傍晚骑车从城区回家,沿路看到妇女们指挥着孩子搬走窗台上的花盆,穿着体面的先生挽起袖子挥舞铁锹,水泥搁在一旁。一群人正在礼貌地争论着怎样才能避开管道,或者节省下十平米的空间,呃,之类的东西——这里的最后一个防空洞快要建好了。
老天,伦敦居然比平常更加活力四射,Merlin想,清楚地意识到这里的一切,包括他车轮下的平整路面,在不久后都将不复存在。然而,经受炮弹洗礼后的土地同样可以填平,哪怕它已经千疮百孔,英国人民也绝不退缩。
战火从东向西快速蔓延——波兰、比利时、荷兰、法国,希特勒想不费一兵一卒就让我们丢盔弃甲,可他偏偏碰上了丘吉尔,带着他的两根手指和英国人民向法西斯的屠刀宣战。
战争早已打响了,我们才刚刚开始见证战争的滋味。
市郊的氛围与城区相比稍显冷清,还有人在收拾下午茶的茶具,一派不紧不慢、安然祥和的景象——
——直到Merlin看到自己家附近草地上的可疑划痕和后院的喷火式战斗机残骸。
“妈!”他扔下自行车冲进家门,心脏快要停跳,“你还好——”
然后他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位后背僵直的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捧着一杯红茶。
用他的杯子,顺带一提。
“呃,她在厨房。”飞行员先生好心指出。

*
Arthur从25000英尺的高空向下俯冲时,心里暗叫不好。
“RT长机,这里是RT一号机,云层太厚了,我们难以瞄准目标。”
“尽力而为,一号机,盯紧那架容克。Gwaine,给我掩护。”
“收到。”
就在Arthur冲着容克扫射时,他发现他们实际上已经冲进了德国的轰炸机群。他的左前方就是一架该死的He-111轰炸机,而更要命的是——Arthur抬头看后视镜——他被Bf-109盯上了。
“呼叫长机,前方容克已被击落,请求攻击十点钟方向的亨克尔。三号机,有架Bf-109盯上我了。”
他没有听到Leon的回答。
“三号机,收到了吗?”
“三号机还在,”Gwaine的声音传过来,“我的位置能看见他,他的天线桅杆毁了。”
“见鬼。”Arthur咒骂道,他已经向He-111的方向拉动控制杆了。
“Arthur,是否需要二号机替你引开火力?”Kay问,他驾驶的RT长机正在紧跟另一架容克。
“不,”Arthur拒绝道,“二号机,掩护好长机。如果我被击落,我会自行逃生。”
“收到。祝你好运,公主。”Gwaine回答,Arthur听得出语气里隐藏的担心。
从来都没有如果,他注定会被击落。劳兹莱斯灰背隼发动机的弊端在此刻显露无疑,他永远没法让自己的喷火式和109一样上蹿下跳,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射击亨克尔。
第一次偷袭落在他的右翼,忽然一震,一些撕裂的碎片在机身周围散落,打在他背后的铁板上,仪表盘应声碎裂。109的攻击似乎减慢了,Arthur知道后方的Leon看出了他的计划,试图在没有通话的情况下替他拖住敌机。可惜为时已晚,109被击中的一刹那第二轮攻击已经发出,直达Arthur的引擎,发动机冷却剂喷了出来。
好吧,至少有两架德国机会和他同归于尽,Arthur想着,看着前方的亨克尔冒出烟来。
云层更厚了,Arthur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在上升还是下落。整架飞机在疯狂地颤抖,视线严重受阻的情况下,Arthur决定坐在飞机里,直到能更好地评估损伤。
几乎是一瞬间,他进入了开阔的天空,发现自己正一头扎向伦敦市中心。他试图拉起飞机,幸好,飞机还受控制,即使右侧的大部分副翼已经不见了。
跳伞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论降落伞会不会将他拍死在建筑物上,飞机肯定会跌向市中心并引发爆炸。
他关掉燃油引擎,向东方滑翔,最终在跌落至2000英尺时看上了一块平整的草坪。Arthur绝望地想上帝祈祷,希望自己的测速不要出任何差错。
喷火式砸在地上,在一栋房屋附近继续滑行,直到Arthur向左掰动操纵杆,一阵翻滚摩擦之后,他在一片树林边缘堪堪停下。
沉默与尘土占据了一切。
Arthur从机舱里爬出来,发现一位围着围裙的女士匆匆赶来。
“亲爱的,”女士走近后说,“你一定吓坏了,我想你需要一杯茶。”

*
所以现在他在这里,和一个黑发男孩面面相觑,而半小时前他好像还在下坠的战斗机中充当薛定谔的飞行员。Arthur听到房间里热水沸腾的声音,红茶的香味不住地钻进鼻腔,茶几上摆着满天星,报纸搁在鞋盒上,收音机电线长伸,但关掉了电源。
没有作响的铃声,对讲机和狭小的座舱,更没有Bf-109在身后穷追不舍。
Arthur发誓自己没事,事实上,好极了。他只是有点恍惚。自从希特勒的“海狮计划”后,他已经不太清楚“生活”的滋味了。红茶?不,通常在茶水还烫口的时候他们已经奔向了战斗机,然后是“爬升至12000米”的指令。不过他们总能设法在酒吧打烊前冲进去点一杯深水炸弹。
“我认识您吗?”男孩突然发话了,看起来令人意外地充满挑衅。
“抱歉?”
“没什么,只是您一直在盯着我看,所以...有没有可能,”男孩危险地眯起眼睛,似乎正在酝酿一个非常狡猾的恶作剧,Arthur怀疑自己是否在某处得罪了他,除了——好吧,他家的草坪,“无论如何,我是Merlin。”
Arthur决定保持自己良好的教养:抬起头,背挺直,向女士们,呃,或者男孩,露出得体的微笑,“不,我确实不认识你,”他握上男孩伸出来的手,“Arthur Pendragon,RAF飞行员,隶属112中队,为您效劳。”

TBC.

-----
屎一样的随意分P,因为我还没写多少存货(。
关于空战那段,跟大家(瞎jb)讲一下,Arthur他们采用的是经典的“四机指尖队形”,Kay和Arthur是中指和无名指——负责攻击德国轰炸机,即He-111、容克,blahblah,这种轰炸机通常由Bf-109战斗机进行护送,Gwaine和Leon,也就是食指和小拇指,则负责掩护Kay和Arthur不受到109战斗机的攻击。
战斗过程是我根据以上资料瞎写的,完全没有科学、战术和物理依据,欢迎捉虫🙏
以及Arthur坠机的过程完全来源于历史上的真人真事,一位二战RAF飞行员的自述,并没有我自己努力构思的成分orz
希望小天使们看得愉快😘

2018-06-11
评论(8)
热度(28)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