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AM】【超短篇】小概率事件 Event of Small Probability

超级短的圣诞贺文>< 灵感来自梵高写给提奥的信。

他们说,伦敦今天要下雪了。

Arthur撇撇嘴,他既不相信天气预报也不相信一见钟情,概率不高于95%的事件一律不值得Pendragon思考。

“瞧瞧你把你儿子培养成了怎样一种蠢蛋,”Morgana朝Uther抱怨,“只会对着商务报表亢奋的男人们。我真庆幸自己生活在这种家庭里居然还身心健康。”

“我不是蠢蛋,至少我还读叶芝!”Arthur抗议。

令人惋惜的是,Morgana才不身心健康,这女人是个魔鬼。

不然她不会在平安夜把他踹出家门,打发他去John Lewis替她买TF的新款口红。

没错,他也过平安夜,他是个工作狂,但还没那么狂,多谢关心。

Arthur一摸口袋,发现自己的车钥匙没了,一定是Morgana偷走了。

“该死的。”他说。

耶稣忙着筹备生日,所以他没有听见这句诅咒。

 

他在回家的地铁上遇见一个男人。那男人坐在离他不远的位置,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风衣,脖子上挂着蓝色围巾,在腿上摊开一本书。头发鸦黑,颧骨锋利,双腿修长。

Arthur讨厌无法得知所有细节,于是他靠近了一点,想要看清那双眼睛的颜色。

就在这时,一张纸从书页夹缝中滑了下来,落在地上,Arthur替那个人捡了起来。

那张纸上是手抄的《外衣》。

“十分感谢。”对方小声嘟囔了一句,好像仍然沉浸在书中,伸手打算接过。

“叶芝的诗?”亚瑟说。

那男人有些惊喜地抬起头来。蓝色的,和他自己一样。

“你也喜欢叶芝?”

Arthur有些脸红,他觉得“读过”不代表“喜欢”。

于是他说:“我正在读。”

“那是件好事,你这样的商人该多读诗,好排解内心。”

“你怎么知道我是商人?”

“我猜我有某种特殊本领。”对方朝他一笑,眼里闪动着睿智且狡黠的光。

你要是问Arthur Pendragon什么时候动过心,除过刚刚意识到自己性向时忽然发觉汤姆·克鲁斯十分有魅力之外,大概就是这一次了。

但不,他不能打破自己关于概率低于95%事件的誓言。

“呃,那张纸,我能要回来了吗?”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似乎是打算下车了。

“哦,当然,不好意思。”Arthur在心里咒骂自己的分神,将纸递了过去。

他不是故意要蹭到对方手指的。

“再见,商人先生,”那人笑起来,夺走了Arthur仅存的一部分呼吸,“还有,圣诞快乐。”

 

地铁即将驶停的时候,Morgana忽然发来一条短信。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但外面下雪了哦,抱歉毁掉了你的誓言。x”

去他的,Arthur于是想,结束了他的心理斗争,反正天气预报已经取得了胜利,而对于叶芝的兴趣则随时都可以培养起来。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门边,生怕慢一点自己就会错过一切可能,拽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他有些忐忑地问:

“打扰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The End.


附,梵高写给提奥的信: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地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评论(4)
热度(61)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