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AM】All We Do

送给亲爱的 @二喵 同学,生日快乐呦!


Merlin真的不知道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他发誓,他只是在被Gwen和Elena拉着一起看某部腻歪得不行的爱情电影时发了句牢骚而已。

“我真的看不出天天把情话挂在嘴上有什么必要。说实话,Arthur也不怎么跟我说‘我爱你’,地球还是照样转动。”

他以为自己会收到两位女士的白眼,却没想到这引发了一场灾难。

 

大概是Elena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把这句话告诉了Gwaine,同时Gwen又将此透露给了Morgana——Merlin敢说,她们一定是故意的,为了报复他对那部电影的诋毁,即使那完全就是事实。Arthur说的没错,女人们有时都是恶毒又危险的生物——而Gwaine本身就是人形自走八卦小报,更别说加上了Morgana......

“好吧,”Merlin想,“大概‘末日’比‘灾难’更为贴切。”

“Arthur很少告诉Merlin自己爱他”的言论迅速在他们的朋友圈里散播开来,Arthur还蒙在鼓里,而Merlin完全对此束手无策。

他发现朋友们开始在酒吧聚会时有意无意地观察自己和Arthur之间的亲密举动,仔细留意Arthur是否向Merlin耳语过任何一句情话,并时刻向Merlin投去那种看到刚出生一个月的小狗狗流浪街头的眼神。Merlin以为这帮人中只有Lance还算是正常人了,可他却得知Lance甚至读过自己和Arthur的唇语。即使他是在Gwen的威逼利诱之下才妥协的,那也是一种背叛!

Arthur的确开始感到奇怪了,当所有人出的真心话题目全部有关他们两人的私人生活时。

那天晚上,在Merlin把自己紧紧地裹在被子里,Arthur换上睡衣,掀开被子另一边躺进去,自然而然地——仿佛这个动作他已重复过千次万次,以至于身体出于习惯,先大脑一步作出反应——从后面环住Merlin的腰之后,他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这么关注我们的感情生活了?”

“呃,”Merlin紧张兮兮地敷衍道,“毫无头绪。”

他有种预感事情会愈演愈烈。

 

他的直觉的确应验了,即使这是他唯一一次希望它不要这么灵。

最严重时他们的朋友甚至一起送了Arthur一个坐垫,声称这是“庆祝距圣诞节还有一个月的礼物”,希望两人可以一起享用。而Arthur回家后一脸嫌弃地把那个肉麻到极点、缝有“致我的亲亲小可爱:”字样的坐垫扔在沙发上,两人都没再去管它。

某天晚上,Merlin窝在沙发另一头看《无人生还》,坐垫在旁边摆着。这时Arthur加完班,浑身疲惫地回来了,几乎连把钥匙从孔里拔出来的力气也所剩无几。在玄关换了鞋,扔下公文包,Arthur直奔沙发,大衣都顾不上脱就一屁股倒在Merlin身边。

这时,坐垫用天真的孩童声音大声说道:“我爱你!”

Arthur吓了一大跳,腾地坐起身,随着沙发的起伏颠了颠,于是坐垫又热情地说:“我爱你!”

“该死的这是什么情况!”Arthur站起来,冲着那个可笑的坐垫发火。

Merlin别无选择只好实话实说。

 

“所以...他们认为我们的感情生活十分可悲,于是送了一个恶心的坐垫来替我们向对方表达感情?”

“虽说这其实是个报复,但是没错,基本上就是这样,”Merlin开始面无表情地朗读坐垫上的字,“‘致我的亲亲小可爱:’”接着用手压了压它。然后坐垫说:“我爱你!”

“Merlin,”Arthur得出结论,满脸毛骨悚然的表情,“离这玩意远点,并且以后再也不要答应任何女人的电影邀约了。”

“完全赞同。”

Arthur把那个坐垫(两人一致认为这是他们见过世上最邪恶的东西)搁得远远的,坐回沙发,把脸埋进Merlin的颈窝:“我只是看不出总是把情话挂在嘴边有什么必要,”Merlin为自己之前说过同样的话而微笑起来,“从小父亲就告诉我Pendragon都是行动派。”

“这倒不假。”Merlin想着,把头靠向Arthur,无法控制自己越来越明显的笑容。

 

Arthur Pendragon是个十足十的行动派。

没错,他很少对Merlin说“我爱你”。但去年Merlin身患重感冒,Arthur一大早接到了公司的紧急电话,无奈之下留他一个人坐在医院大厅里输液。他还没退烧,挂吊瓶的那只手被药液搞的凉得要命,就这么昏昏沉沉地低着头,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那只原本冰凉的手令人意外的温暖至极,上面盖着一条叠得方正的黑色棉质围巾,完美地捂住了整只手。“那是Arthur的围巾”,Merlin迷迷糊糊地想,意识到自己正枕在他肩膀上——Arthur坐在右边,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丝毫不动地倾向Merlin,以确保他在左肩枕得舒舒服服,抓着一块早上从家顺走的三明治若无其事地啃着,把手机搁在大腿上低头查看股市行情。发现Merlin已经醒来,Arthur直起身,Merlin确信自己听到了他脊椎发出的喀嗒响声。

“我睡了多久?”Merlin问。

“不清楚,大概有三个小时吧,说真的,Merlin,三个小时还睡过了饭点?恭喜你打破了坚持准时吃饭的誓言。”Arthur不怎么真心地嘲讽。

“你不需要待在公司?”

“问题解决后就请假了,那群菜鸟离了Leon简直一无是处。来之前我去了那家你赞不绝口的中餐馆,喏,牛肉扒饭,都快凉了,快点吃。”

Merlin看着Arthur从搁在旁边的大衣下拿出饭盒,眼睛忽然酸得要命。

他第一次遇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对方完完全全是个有钱的混蛋,嚣张又目空一切,觉得太阳都绕着他转,于是Merlin上前将他的自大踹回肚子里,爽快地给了他从头到脚一顿数落。令人吃惊的是,Arthur几天后竟然找到了他,认认真真地做自我检讨,甚至提出请他吃饭来获得原谅(虽然后来他们以此为借口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约会)。而现在,他坐在这里,保持了三个小时的别扭坐姿,连Merlin输液的手都悉心照料,就为了让他睡得足够舒坦。

“见鬼,”Merlin想着,闭起眼睛试图阻挡眼泪,“他还真是见鬼的爱我。”

走出医院大门之前,Arthur拦住Merlin,一边责怪他烧还没退也不裹紧点,一边替他把之前盖在手上的围巾围在脖子上,语气有些冲,但动作一点也不粗暴。于是Merlin控制不住地上前去,顾虑到自己会时刻传染的感冒,在Arthur脸上留下一个吻。

Arthur有些脸红,嘲笑Merlin是个女孩,拉住他的手,十指交缠塞进衣兜,两人并肩走出医院。

 

你瞧吧,十足十的行动派。

当在酒吧第无数次听到Gwaine的惯常讽刺和Morgana对他们“有史以来最缺乏浪漫细胞的情侣”的评论后,Arthur忍无可忍,当着所有人的面扔给了Merlin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而Merlin用不着猜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本来想圣诞节再给你来着,但我想我必须要证明一下自己的情商。”Arthur回过头,恶狠狠地剜了那群愣住的朋友们一眼。

Merlin打趣道:“这么重要的时刻,不打算说些恶心又肉麻的话请求我成为你的另一半生命?”

Arthur一边笑起来——最自信的那种笑——一边不由分说地抓起Merlin的手,掀开盒盖,将其中的银质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甚至没有费心去单膝下跪:“用不着,你早就是了。”

 

好吧,虽然很霸道无礼,但看在Arthur简单有效地结束了末日的份上,Merlin暂且原谅他,或许还要附赠一个实实在在的吻。

 

 

The End.


2016-10-29
评论(5)
热度(99)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