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Bradley生贺』你是


大概是在夏日的风,永远只愿懒散地吹,裹挟着无法挣脱的粘稠热度,游过城市上空,连树梢都鲜少摇曳之时,我看到了你。

你就这样随心所欲却目的明确地,如同你的生活态度,带着我苦苦所求未果与不曾知道自己竟如此渴求的全部,在我最为空洞浅薄时打破了那层无知,毫无阻碍地闯了进来。于是由于某种不可抗力,我不由自主地跌向沉沦的深渊。

但并非是一个暗无天日的深渊。极为神奇地,你似乎同时像是加州阳光、大西洋暖湿气流、伦敦的薄雾和加了少许牛奶的咖啡,并用这所有将那深渊填满。我不断地跌向光、暖意、沁人心脾和纠缠住了的甜腻苦涩,深知这一切都是你。

我以为你很远,我们不但相隔着空间,同时相隔着时间。有时这些距离分别是亚欧大陆、英吉利海峡与8小时,有时则是太平洋和15小时。以为你很近,也许由于你在航班延误时百无聊赖之间的又一轮推特问答,我们之间就瞬间从一万多公里缩小到相隔屏幕的距离。

我以为你是无法企及的,你对角色的诠释先后带给我一个恍若天神的人类、一个与人无异的僵尸和一个生当为人的魔鬼,你那样耀眼却致力于以实力而非外貌征服观众,对演绎有着独树一帜的理解,对剧本有极深层次的思考和要求,永远追求事业,永远热爱运动,永远画功不凡,永远敬仰莎翁,永远思念故土。以为你是触手可及的,你因别人夸赞你的长相而害羞,33岁了还在穿破洞牛仔裤,你比女孩子还要可爱的字体,你的感性和理性,你习惯跷起的左边二郎腿,你已经消失的虎牙和你毫不收敛的笑——极富感染力,让周遭所有都因你的快乐而快乐起来,所以,继续笑吧,为了世界。

我跌向名为“Bradley James”的深渊,将这极乐的下坠当作追逐。我追逐着,而你是远的,近的,是无法企及的,触手可及的。你是一切,是万物,是我苦苦所求未果与不曾知道自己竟如此渴求的全部。你生,它们才生,而这就是所有我所感激和祈祷的。

为此,你第33次庆祝,我则是第2次。

嘿,James先生,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6)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