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AM』Absolutely Not A Coincidence

最近真的是忙死,终于把这篇写完了,整理一下全部发上来免得大家看起来麻烦w



*

 

Merlin Emrys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包括:选择当一个作家、撮合Lance和Gwen、从没看过《暮光之城》、拯救了Will灾难般的审美,以及在25岁某个陷入瓶颈期的夜晚偶然间推开了Lionheart酒吧的大门。

 

事实上,他并不是个爱喝酒的人。只是,当你两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在你的折腾下终于开启了腻歪的热恋模式之后,你也不能在一起出去时像个没事人一样夹在他们中间了吧?

 

“你们两位,”他转过身拍Lance和Gwen的肩膀,吓了两人一跳,“给我去约会,吃烛光晚餐,去坐伦敦眼,或者回家窝在沙发上抱在一起重温《恋恋笔记本》,随便你们,我需要享受一个单身作家的孤独夜晚。”

 

“Merlin?你还好吧?”Gwen有些担心,她总是一眼就能看穿自己。

 

不好。一点也不。

 

“我好极了,只是些关于我小说的事,我想我需要一点一个人思考的时间,就这样。”

 

“你可以和我们谈谈的,你知道。”

 

“如果你有任何不顺心的事,朋友,我们就在这。”Lance补充。

 

“天,”Merlin翻个白眼,“简直像是在陪我苦口婆心的舅父舅母散步一样。你们能去做点符合自己年龄的疯狂举动吗,拜托?”

 

好说歹说赶走了对他面露忧虑的情侣,Merlin重新投入自己先前的思绪当中,任风把头发揉乱。夜幕初降,街灯代替了星斗将天空点亮,当下正值下班晚高峰,某个性子急的出租司机对前方的车辆叫喊起来。Merlin感到没来由的烦闷,眼看着自己的作品就要接近尾声,灵感却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枯竭,文档中输入的大段语句最终都逃不掉被删除的命运,他仔细地寻找感觉,但淌出的文字就是不对,错得离谱,截稿日期离自己越来越近,出版商不断地打电话来催,催得他大脑嗡嗡嗡乱成一团,连打开电脑的心情也不再有。本想着借这次晚间散步的机会驱散自己的浮躁,结果还是被缠进一团乱麻。

 

马路上那个大嗓门司机好像不愿停止自己对别人的噪音摧残,Merlin皱着眉瞟到左手边正好是一家酒吧,便如获大赦一般推门而入。

 

 

 

伴随着店门“咔哒”关上的声响,Merlin瞪着吧台定在原地,仿佛听到自己命运的福祉就此降临。

 

 

 

“上帝,”他在心底叹道,“我完蛋了。”

 

 

*

 

那个调酒师简直是该死的帅气。

 

昏黄的灯光打下来,使本就迷人的金发变得更加闪耀,映衬着他如同被精雕细琢过的五官。调酒师正低头捣鼓着几瓶Merlin叫不上名字的酒,轻松熟练地把它们按一定量混进鸡尾酒杯里,上臂肌肉的线条在包裹着它的黑色衬衫布料下若隐若现,至于为什么要在工作时穿看起来无比正式的衬衫,他现在没有心思搞清楚。

 

Merlin朝吧台走近了些,调酒师好似大功告成一般满意地盯着那杯酒,杯中酒液已经混合成一种金红相接的状态,看似要融为一体,实际上又界线分明。

 

Merlin打算开口夸赞的同时,调酒师这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

 

所有考虑到的开场白瞬间从脑中统统消失。

 

“他有双漂亮的蓝眼睛。”Merlin想。

 

“来杯什么?”口音里带着些不是太浓的伦敦腔。他在朝我笑,老天,他右边的虎牙真可爱。

 

“呃。”

 

“十分抱歉,但我想我们不提供'呃',先生。”

 

天啊,拜托别再对着我笑了。“就…随便来点?”

 

显然调酒师听不到他脑内绝望的哀求,继续施展着自己的魅力。“我明白了,你不仅是第一次来,而且还没喝过鸡尾酒,对吧?”

 

承认这个让Merlin脸红起来,但还没等他开口,对方便继续道,“这样如何,我请你喝一杯我最拿手的,你告诉我是什么让你看起来如此心烦?”

 

“你怎么看出来我心烦的?”我以为自己是一脸情窦初开的青少年见到梦中情人的样子?

 

“就当你是同意了。”

 

调酒师手上又开始忙活着一些Merlin看不懂但显然被迷住了的工作,他娴熟地穿梭在酒瓶与其他材料当中,抄起一样又一样的新奇玩意以令人惊奇的准度与鸡尾酒杯周旋着,动作危险而优雅。Merlin痴迷地盯着他与他手下的魔法,忘记了自己过于长久的沉默。

 

“所以...这个话题很难开口?”

 

“啥?”

 

调酒师挑起一边眉毛:“看起来我们的‘忧郁先生’今晚有点心不在焉啊。”

 

“不,不是,”Merlin悄悄咒骂起再次飞上脸颊的红晕,提醒自己不要显得像个姑娘,“我只是在烦恼自己的小说无法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尾。”

 

“哦,所以是位作家咯,难怪你的气质与这酒吧的糜烂氛围格格不入,你的思绪都能化成诗歌了。”

 

“我面前这位调酒师似乎对文学颇有造诣。”

 

“不敢当,只是略知皮毛。说实话,我目前遇见的所有陌生人中可没有一个能引起我班门弄斧的欲望,”调酒师故意眨了眨眼,Merlin的心忽然狂跳起来,“也许是因为你很特别。”他把一杯带有透彻的蓝的鸡尾酒搁在Merlin面前。

 

Merlin只顾着为最后一句话在内心呼唤满天神佛,他刚刚是在跟我调情吗?

 

“过分谦虚,花言巧语。”

 

“抱歉?”

 

“我刚刚对你得出的结论。你是不是经常靠这两点骗姑娘们乖乖跟你回家?”

 

“嘿,这可有点冒犯了,这位...?”

 

“Emrys。Merlin Emrys。”

 

“无理极了,Merlin,因为这完完全全是冒犯!我看起来像是到处猎艳的混蛋吗?”

 

Merlin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哼哼。

 

“随你怎么想,不过我可不带姑娘们回家。”

 

......

 

他猜自己真的完蛋了。

 

 

*

 

事实是,Merlin的调酒师——Arthur,谢天谢地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以及他必须得停止自己无法自控地使用这个可怕的所有格,这都得怪Gwen——口中所谓的“对文学略知皮毛”差不多相当于正常人对于“博览群书”的定义。

 

Merlin和他越聊下去越发现,他们真是见鬼的有共同话题。不只是文学,从毛姆到欧洲政局,从阿森纳到《吸血鬼猎人巴菲》,还有对斯蒂芬·金和希区柯克的狂热迷恋,虽然对于某些话题两人的答案不尽相同,但说实话?他们简直是相见恨晚。

 

“Merlin,我真的开始担心你了。”Gwen窝在沙发上干巴巴地说道,一脸无趣的表情。

 

“继续看你的《致命ID》,Gwen,你不会希望我给你剧透的。”

 

“你已经在我看向你的时间内第七次对着手机屏幕傻笑了,不过我赌五镑,自从你的短信提示音第一次响起之后你就没有停下过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

 

“哦,”Merlin伸手摸脸,才发现自己已经一直微笑到肌肉疼痛了,“我有吗?”

 

“老天,”Gwen大翻白眼,“情窦初开的青少年。”

 

 

*

 

来自A.P.:


不要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来自Merlin


刚才发生了什么?



来自A.P.


我姐姐的蠢猫把牛奶倒在了我的阿森纳纪念款球衣上!看在我曾经喂它吃鱼干的份上那可是限量发售!



来自Merlin


为什么你姐姐的猫要在限量球衣旁边喝牛奶?



来自A.P.


哇,不知道诶,我待会儿问问它?



来自Merlin


得啦,开心点。要知道那件球衣的风格实在是令人欣赏不来。


来自A.P.


你真是个恶毒的人,Emrys



来自Merlin


乐意效劳。



来自A.P.


我恨你。



来自Merlin


我的荣幸,尊贵的陛下。



来自A.P.


闭嘴!如果我今晚把这杯卡梅洛特搞砸的话酒钱就全算在你账上!

 

 

Merlin笑着收起手机。几天前,当他们聊到各自的大学生活时,Merlin不出意料地了解到Arthur对文学系的极度向往——“遗憾地是我最终还是报考了金融系,家庭原因。”Arthur的掩饰语气让Merlin觉得故事没那么简单。“金融系?那可不怎么符合你的工作。”他用下巴指了指吧台,而Arthur可疑地脸红了(让Merlin更加感到一切没那么简单),“嗯...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可当Arthur告诉他自己曾因和亚瑟王同名而满怀骄傲地细心研读亚瑟王文学时,Merlin无法自制地喷笑出来,Arthur恼羞成怒地抗议,只换来了一个“Your Highness”的绰号。Arthur以诅咒他小说永远无法结尾的方式要挟他“忘掉这耻辱的冠冕”,但鉴于对方的胁迫看起来并不走心,Merlin也并未费心去遵守。

 

 

*

 

久而久之,这份由巧合的相遇、巧合的共同爱好发展出的友谊令人意外地稳固下来。Merlin的小说已经截稿,他们之间也形成了某种不成文的约定:每个Merlin闲着的晚上就会去Lionheart找Arthur,Arthur几乎能做到每次见面都递给他一杯不同花样的鸡尾酒,有些甚至是他自己研制的新品种,比如之前的“卡梅洛特”。而在他不想喝酒的那些日子里,Arthur就陪着他喝柠檬汁兑水,并鄙视他对饮品的选择。

 

当另外的员工接替了Arthur的工作后,他们会并肩走到回家路上的分岔点。如果天色尚早,他们就不约而同地选择把路绕远一点,或者直接去附近的公园散步,像两个中老年人一样坐在长椅上思考各自的心事,享受这并不尴尬的沉寂,直到华灯初上,他们的影子在路边靠在一起拖得老长。

 

偶尔,Merlin会在对着某件事侃侃而谈时会无意间捕捉到Arthur的眼神,毫不掩饰、柔软、湿润,带着能够灼烧一切的炽热,目标明确地冲他而来,直接作用于他过速的心跳,让他有一种Arthur要靠过来在街灯下吻掉他剩余所有话的错觉。

 

这件事大概第九十七次发生时,Merlin在自己意识到之前便慌乱地脱口而出:

 

“闭嘴。”

 

Arthur的惊讶程度不亚于Merlin自己的。

 

“我什么都没说。”

 

“你在想,我能听见。”

 

“真的吗?”Arthur的语气忽然调转方向,变得低沉、意有所指起来,眼神则像是锁定了猎物一般充满十足的占有欲和侵略性,让Merlin瞬间浑身发热。他跌跌撞撞地向长椅另一头挪去,Arthur便靠过来,把他逼到扶手边缘,“我在想什么?”

 

Merlin半张着嘴哑口无言,他没想到Arthur会在这句无意的话上纠缠。艰难地吞咽了一下,Merlin眼睁睁地看着Arthur一边等待答案,一边缩短两人间的距离。

 

“呃。”他说,盯着Arthur的后方。

 

“错误答案,Merlin。我以为你在第一次点酒时就知道了。”

 

Merlin还没来得及开口,前方便传来“咔嚓”一声。

 

Arthur难以置信地转身,正好赶上Morgana气定神闲地把手机塞进包里。

 

“Morgana!”

 

于是就在此刻,Merlin对Arthur的继姐产生了永远无法抹去的第一印象:

 

那是一个踏着至少十二厘米的高跟也能够步履生风的女人。披着黑色卷发,深红色的唇膏衬得她本就苍白的皮肤更加白得夸张。她涂着黑色的指甲油,永远挂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昂首阔步,把地砖叩得不停作响,像是个睥睨众生的女王。

 

“我不是故意要来打断你和你神秘小男友亲热的,以及——”

 

“他不是我的男友!”

 

“暂时地。”Morgana又把手机拿出来在半空中扬了扬,以表明她拥有足够证据。

 

“你这个女魔头。”

 

这世上大概只有Arthur一个人敢诅咒她了。

 

Morgana无视了他的控诉,转过头对完全不在状况之内的Merlin问道:“你就是Merlin?”

 

“是我。”Merlin局促地站起来,不知道该使用哪种礼仪。

 

而Morgana则大方地握了握他的手:“Morgana Le Fay,如你所见,是这个混蛋的姐姐。”她朝Arthur翻了个白眼,“Gaius总向我提起令他无比自豪的侄子,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我最近在看你的二战小说,Lucas跳进战壕前的那段内心独白简直太赞了,挺你。”

 

“十分感谢。但事实上,女士,他并没——”

 

“Uh-uh,拒绝剧透,Emrys。”她再次转向Arthur,“现在,亲爱的弟弟,打算结束你的假期了吗?”

 

说罢,她便拽着仍旧一脸不可思议的Arthur朝反方向走去,临走前向Merlin眨了眨眼:“抱歉要借走你的准男友一段时间,duty calls。顺带一提,你比照片上可爱多了。”

 

紧接着她就奇迹般地消失了,正如她奇迹般地出现。

 

“这他妈是什么?”

 

前一秒Arthur还在打算亲他,后一秒就剩下Merlin一头雾水地坐在长椅上思考着自己的人生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

 

第二天Arthur没有出现。

 

*

 

第三天、第四天也没有。就连接Arthur班的伙计都认识他了。

 

“不,哥们。你朋友今天没来。”当Merlin再一次推开酒吧门时那伙计这么说道。

 

于是Merlin只好再次打道回府,没有费心要一杯柠檬汁兑水。

 

 

*

 

第七天,正当Merlin路过酒吧但并没打算进去时,一个棕色卷发的男人跑出来叫住了他。

 

“嘿,兄弟。你是叫Merlin没错吧?我是Gwaine,不打算进去喝一杯?”

 

Merlin惊恐地打量了他一番。

 

“谢谢,但还是算了。这两天似乎不少陌生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蛮吓人的,我不认为我想要了解更多。”

 

“看在我恰好和陌生人的弟弟关系很铁的份上?”Gwanie在他背后喊道。

 

Merlin恭敬不如从命。

 

 

*

 

“所以说,你其实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正是本人。”

 

“而你和Arthur实际上是大学同学?”

 

“没错。”

 

“难怪Arthur可以肆无忌惮地喝这里的饮料,研制新酒,还不用担心由于分心和顾客聊天而被炒鱿鱼。”

 

“老天,”Gwaine仰头大笑,“你想的还真不少。”

 

Merlin抿了一口朗姆酒——恶,真难喝——皱着眉抱起双臂审视对方:“是啊,我还想过为什么一个金融系毕业生要来酒吧当调酒师,有答案么?”

 

“这个嘛,”Gwaine意味深长地冲他咧嘴一乐,“Arthur在我这里工作,纯粹是因为从我认识他起,这家伙的调酒技术就已经炉火纯青,而前一阵子我的员工刚好请了长假回家照顾他那可怜的老母亲,我又怎能放着这样的人才不用呢?无论如何,Merlin,所有你需要从我这里得知的就是,Arthur不回你短信是因为他最近实在是日理万机,Morgana为了让他获得至少每天四小时的睡眠而夺走了他的手机。至于他到底从事什么,我想,日后你得听他自己解释了。”

 

 

把Merlin送进刚拦下的出租车之后,Gwaine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别担心,老兄。你男朋友可是拿仅有的空余时间都用来想你了。”

 

“我不是他男——”Merlin抗议道。

 

Gwaine一边大笑一边关上了车门。

 

 

*

 

半个月后,Arthur的手机传来一张照片,上面的Arthur盖着一条毯子躺在一张看似坐落于办公室的沙发上酣睡,所以Merlin想这肯定是Morgana发来的。

 

照片下面附带了一行信息:

 

你男朋友还活着;)

 

Merlin已经放弃反驳了,他在输入框中敲上“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不是被你们绑架了?”的字样,点击发送。

 

五小时后,Merlin收到另一条短信,照片中的Arthur西装革履,看起来正在开某种内部的商务会议。

 

短信的内容是:

 

证据。

 

Gwen看到这条信息之后嘲笑他“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神秘恋情”,Lance则一本正经地说:“恭喜你,Merlin,他看起来不错。”然后两人开始神秘兮兮地猜测起Arthur真正的工作。

 

Merlin呻吟着把脑门砸在抱枕上,希望自己干脆死掉。

 

 

*

 

一个半月之后,Merlin去应门,门口站着一位看起来相当不耐烦,自称Vivian的小姐。她往他怀里塞了一整套希区柯克的珍藏版光碟和一部《闪灵》的蓝光,后者是Merlin曾向Arthur抱怨过一直未能有机会购买的珍宝。

 

Vivian宣称这些都是她老板的示好礼物,接着便急匆匆地走了。

 

Merlin怀里抱着一堆光碟艰难地关上门,才想起他忘了问这位助理姑娘究竟是如何知道他的住址的。

 

 

*

在“光碟事件”之后的一个星期,Merlin收到了一捧颜色俗气到他想要立刻丢进垃圾桶的月季与玫瑰。他没有漏掉摆在花簇中的卡片:

 

今晚七点,Lionheart,拜托?

Arthur.

 

 

*

 

Merlin抵达酒吧时Arthur还没有现身。

 

正当他一脸烦闷地把玩着吧台上的空酒杯时,一杯金红相间的鸡尾酒搁在了他面前。

 

“这样如何,我请你一杯,你告诉我你为何心烦?”

 

Arthur带着他那不可一世的笑容出现了。他瘦了,西装敞开,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一脸疲惫,眼周还有难以令人忽视的黑眼圈,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

 

同样的傍晚,同样的酒吧,同样的灯光和同样的嗓音。

 

只是两人之间不再相隔着一个吧台的距离。

 

“准备好倾诉衷肠了?”Merlin假装自己没有被打动,用严肃的语气问道。

 

Arthur也正了正色,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事实令人出乎意料的复杂。Arthur原本在他父亲的企业工作(这也是他最初无奈之下报了金融系的缘由,他的人生道路从小就是被规划好的),而Morgana则更加幸运,有机会去追求她热爱的时装设计。Arthur在父亲的公司中干了几年,总感觉自己被束缚,无法随心所欲地施展拳脚,正巧Morgana打算自己开办时装设计公司,便正大光明地在她父亲的公司里挖了墙角,于是Arthur就名正言顺地成为了这家新公司的财政部总监。

 

“所以呢?你怎么会有时间在这里当调酒师?”

 

“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Morgana决定稍缓几月再运行公司,于是我就有了这么久的假期,而Gwaine的员工又碰巧请了长假,他打电话给我求救,我正好也打算练习一下丢掉很久的手艺,所以最终才碰巧遇见了你。”

 

“为什么你一开始不告诉我?”

 

“拜托,Merlin。你可是个感情泛滥的作家,我才不要让你对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古板的商人。”

 

“你是吗?”

 

“你怎么想?”

 

Merlin摇摇头,并没有回答问题:

 

“听起来我们的故事像是由很多个碰巧组成的。”

 

Arthur笑了,他又在用之前那种眼神瞧他。

 

“你在想什么?”Merlin低声问,Arthur的这杯酒比以往的都要烈,他感觉有些轻飘飘的。

 

“我以为你听得到?”

 

“我撒谎了。”

 

“我想吻你。”

 

“这也是碰巧吗?”

 

Arthur抓过那杯鸡尾酒,仰头喝光。

 

“绝对不是碰巧。”

 

他朝Merlin凑过去,于是他们分享第一个吻。

 

 

 

The End.


2016-10-03
评论(11)
热度(65)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