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AM』Absolutely Not Coincidence

*

 

Merlin Emrys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包括:选择当一个作家、撮合Lance和Gwen、从没看过《暮光之城》、拯救了Will灾难般的审美,以及在25岁某个陷入瓶颈期的夜晚偶然间推开了Lionheart酒吧的大门。

 

事实上,他并不是个爱喝酒的人。只是,当你两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在你的折腾下终于开启了腻歪的热恋模式之后,你也不能在一起出去时像个没事人一样夹在他们中间了吧?

 

“你们两位,”他转过身拍Lance和Gwen的肩膀,吓了两人一跳,“给我去约会,吃烛光晚餐,去坐伦敦眼,或者回家窝在沙发上抱在一起重温《恋恋笔记本》,随便你们,我需要享受一个单身作家的孤独夜晚。”

 

“Merlin?你还好吧?”Gwen有些担心,她总是一眼就能看穿自己。

 

不好。一点也不。

 

“我好极了,只是些关于我小说的事,我想我需要一点一个人思考的时间,就这样。”

 

“你可以和我们谈谈的,你知道。”

 

“如果你有任何不顺心的事,朋友,我们就在这。”Lance补充。

 

“天,”Merlin翻个白眼,“简直像是在陪我苦口婆心的舅父舅母散步一样。你们能去做点符合自己年龄的疯狂举动吗,拜托?”

 

好说歹说赶走了对他面露忧虑的情侣,Merlin重新投入自己先前的思绪当中,任风把头发揉乱。夜幕初降,街灯代替了星斗将天空点亮,当下正值下班晚高峰,某个性子急的出租司机对前方的车辆叫喊起来。Merlin感到没来由的烦闷,眼看着自己的作品就要接近尾声,灵感却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枯竭,文档中输入的大段语句最终都逃不掉被删除的命运,他仔细地寻找感觉,但淌出的文字就是不对,错得离谱,截稿日期离自己越来越近,出版商不断地打电话来催,催得他大脑嗡嗡嗡乱成一团,连打开电脑的心情也不再有。本想着借这次晚间散步的机会驱散自己的浮躁,结果还是被缠进一团乱麻。

 

马路上那个大嗓门司机好像不愿停止自己对别人的噪音摧残,Merlin皱着眉瞟到左手边正好是一家酒吧,便如获大赦一般推门而入。

 

 

 

伴随着店门“咔哒”关上的声响,Merlin瞪着吧台定在原地,仿佛听到自己命运的福祉就此降临。

 

 

 

“上帝,”他在心底叹道,“我完蛋了。”

 

 

*

 

那个调酒师简直是该死的帅气。

 

昏黄的灯光打下来,使本就迷人的金发变得更加闪耀,映衬着他如同被精雕细琢过的五官。调酒师正低头捣鼓着几瓶Merlin叫不上名字的酒,轻松熟练地把它们按一定量混进鸡尾酒杯里,上臂肌肉的线条在包裹着它的黑色衬衫布料下若隐若现,至于为什么要在工作时穿看起来无比正式的衬衫,他现在没有心思搞清楚。

 

Merlin朝吧台走近了些,调酒师好似大功告成一般满意地盯着那杯酒,杯中酒液已经混合成一种金红相接的状态,看似要融为一体,实际上又界线分明。

 

Merlin打算开口夸赞的同时,调酒师这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

 

所有考虑到的开场白瞬间从脑中统统消失。

 

“他有双漂亮的蓝眼睛。”Merlin想。

 

“来杯什么?”口音里带着些不是太浓的伦敦腔。他在朝我笑,老天,他右边的虎牙真可爱。

 

“呃。”

 

“十分抱歉,但我想我们不提供'呃',先生。”

 

天啊,拜托别再对着我笑了。“就…随便来点?”

 

显然调酒师听不到他脑内绝望的哀求,继续施展着自己的魅力。“我明白了,你不仅是第一次来,而且还没喝过鸡尾酒,对吧?”

 

承认这个让Merlin脸红起来,但还没等他开口,对方便继续道,“这样如何,我请你喝一杯我最拿手的,你告诉我是什么让你看起来如此心烦?”

 

“你怎么看出来我心烦的?”我以为自己是一脸情窦初开的青少年见到梦中情人的样子?

 

“就当你是同意了。”

 

调酒师手上又开始忙活着一些Merlin看不懂但显然被迷住了的工作,他娴熟地穿梭在酒瓶与其他材料当中,抄起一样又一样的新奇玩意以令人惊奇的准度与鸡尾酒杯周旋着,动作危险而优雅。Merlin痴迷地盯着他与他手下的魔法,忘记了自己过于长久的沉默。

 

“所以...这个话题很难开口?”

 

“啥?”

 

调酒师挑起一边眉毛:“看起来我们的‘忧郁先生’今晚有点心不在焉啊。”

 

“不,不是,”Merlin悄悄咒骂起再次飞上脸颊的红晕,提醒自己不要显得像个姑娘,“我只是在烦恼自己的小说无法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尾。”

 

“哦,所以是位作家咯,难怪你的气质与这酒吧的糜烂氛围格格不入,你的思绪都能化成诗歌了*。”

 

“我面前这位调酒师似乎对文学颇有造诣。”

 

“不敢当,只是略知皮毛。说实话,我目前遇见的所有陌生人中可没有一个能引起我班门弄斧的欲望,”调酒师故意眨了眨眼,Merlin的心忽然狂跳起来,“也许是因为你很特别。”他把一杯带有透彻的蓝的鸡尾酒搁在Merlin面前。

 

Merlin只顾着为最后一句话在内心呼唤满天神佛,他刚刚是在跟我调情吗?

 

“过分谦虚,花言巧语。”

 

“抱歉?”

 

“我刚刚对你得出的结论。你是不是经常靠这两点骗姑娘们乖乖跟你回家?”

 

“嘿,这可有点冒犯了,这位...?”

 

“Emrys。Merlin Emrys。”

 

“无礼极了,Merlin,因为这完完全全是冒犯!我看起来像是到处猎艳的混蛋吗?”

 

Merlin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哼哼。

 

“随你怎么想,不过我可不带姑娘们回家。”

 

......哦。

 

他猜自己真的完蛋了。



TBC.


*“痛苦是一切诗歌的起源。”以及这里其实是借鉴This Dance of Days里的句子。

-------------------------

收假前开的现代AU脑洞 只写了一点 最近比较忙 先把存货发上来吧orz

2016-09-11
 
评论(17)
热度(68)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