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百粉点梗】Before He Loosed

手机发文没有办法@那位点梗的姑娘QAQ
还有一位姑娘点的现代魔法校园AU会在以后发上来的! 这次见谅orz
-------------------------

*
首先恢复的是痛觉。其次是意识。

夜晚潮湿的水汽过于沉重,压在眼皮上,他无力睁眼。但疼痛,疼痛不住地在肋下跳动着,有一瞬间甚至淹没了他刚刚恢复的其他感官,让他无法听到身边篝火燃烧时的劈啪作响。

他一定是发出了某种声音,因为有一双手忽然出现在肩膀上。

“Arthur,你感觉怎么样?”

焦急无助强装镇定的嗓音。

『Merlin。』

他倏地睁开双眼,仿佛从梦魇中挣脱开来。

“Merlin。”

他想要问很多事。战争结束了吗?我们赢了吗?Morgana还活着吗?我昏迷了多久?一系列的问题一瞬间涌上心头,继而冲向咽喉与大脑,造成一瞬间仿佛缺氧般的晕眩与令人窒息的疼痛。他扶上对方的肩膀。

“你到底去哪了?”

他没想到会先是这个问题,但它就是发生了,像是河流汇向大海一般自然。

又或者他想到了。

*
不过他倒是没期待这个。Merlin不是会在紧要关头开这种玩笑的人。

Merlin和魔法?真是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组合。

但在他意识的最深处,有声音告诉他,“你知道不是的。”

他将那声音强压下去,一如既往。

他看到Merlin举起一只手。

『不,不,不,别这么做Merlin别逼我看见——』

耳边响起一句他无法理解的话语——他不去想那意味着什么——火花随即汇集在一起,组成一条金红色的小龙,如同Pendragon家族那条跃然火红披风与旗帜之上的骄傲的龙一般,振翅欲飞。

龙破碎了,火花坠落,仿佛他一部分的心。

胃部翻滚扭曲着,他狼狈地躲避Merlin的目光,想要离他越远越好,他推开Merlin,将自己隔绝起来,拒绝面对无法改变的命运。

他想哭,想吐,想逃跑。他感到气愤、绝望、挫败、恐惧,令人吃惊的是,恐惧竟是排在最后的,最微不足道的情感。但愤怒卷着狂乱的暴风歇斯底里着向他袭来,令他忽略掉其他,忽略掉内心深处那个向自己叫嚣着“你早该发现了,只是你不愿意相信”的声音。

巫术是邪恶的。该被驱逐。
Merlin是挚友。Merlin用巫术。
后盾。支持。鼓励。睿智。
违法。隐瞒。欺骗。阴谋。
Merlin用巫术。巫术是邪恶的。
Merlin用巫术。

Pendragon厌恶巫术。
Arthur希望自己愤怒到能够厌恶Merlin。

Morgana、Agravaine、Guinevere、Mordred。无数个夜晚,Arthur因他们的背叛、欺骗和离去而久久无法入睡。他固然痛恨这些背影,但更多的是感到迷惑。父亲总是过于严苛,看起来对自己从来都不满意,于是Arthur花了很多年告诉自己,『还不够好,不够好,不够好』,直到父亲说,“我为你而骄傲”。他真的以为自己足够好了,但他爱的人却离开了,一个接一个,毫不留情地转身,留给他一个报复性的冰冷笑容。于是他开始感到迷惑无助,每晚盯着华盖,又花了很多年询问自己,『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他越是质问自己,就越是痛苦,有时那甚至痛到他开始咒骂抛下他的人,憎恨他们的背叛,继而又卷入一轮新的凌迟般的质问。

但对于这番恶战前Merlin的借故离开?不,Arthur忽然被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而席卷。

Merlin永远都是不一样的。

Arthur希望自己能够厌恶Merlin,但Merlin是不一样的。

他眯着眼,看见对面的Merlin红着眼圈哆哆嗦嗦地坐在火堆旁,委屈无措得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与邪恶沾不上半点关系。

Merlin和他过人的睿智。
Merlin了解那么多关于魔法生物的知识。
Merlin赌骰子时令人咋舌的好运。
Merlin轻而易举地闯进险恶之地。
Merlin从酒馆回来后身上不沾一丝酒气。
Merlin愚蠢而勇敢地提出自己断后。
Merlin将自己往后拖着,天花板忽然塌陷下来阻挡住Medhir骑士的去路。
从背后偷袭的敌人被凭空出现的武器捅穿、倒下,他转身,看见Merlin躲在身后。
Merlin永永远远像一道谜。

『Merlin从来都是不一样的,你早该发现。』

Arthur知道最在意的不是Merlin有魔法,Merlin不是邪恶的。

*
Gaius赶来了,Arthur假寐着,无法抑制自己的猜测。Gaius知道吗?老人在得知真相之后是否能承受得住?他不该背负这些欺骗。他一把抓住老人的手臂。

“Merlin是个巫师。”

Arthur几乎是迫切地搜寻着他脸上的震惊表情,但除了抱歉外,什么也看不出来。

Arthur的心沉了下去。

“你早就知道。”

“Arthur,他仍然是你的朋友。”

“我想要他走。”

这是Arthur第一次,无法面对Merlin的陪伴。

『他骗了我,我做不到。』

Gaius说Merlin是预言中古往今来最强大的法师,Arthur扭头朝Merlin望去。他正心不在焉地喂着马,仿佛受惊的鹿,一个折断树枝的声音就能吓得他跳起来狂奔。

“你是说Merlin?!”

真讽刺,Arthur一直以为他是个天真无畏的傻蛋,力气不大还总想着逞强,是危险临近时需要自己挡在身后的人,却没看出来,他其实是最不需要保护的。天知道,或许他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毁灭一个城邦。

Merlin临近的脚步声打断了Arthur的思绪。

“Arthur。”
Arthur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们天一亮就得走。”
“我来决定。”
Merlin看起来又要哭了,可怜兮兮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不能让你死。”
“那也不能改变什么。”
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语调中带着什么,让Merlin不停地眨眼、转移视线,好把眼泪憋回去。但Arthur真的无暇顾及太多了,他太在意Merlin对自己的欺瞒,在意到那几乎痛起来,灼烧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Merlin一直在骗我。』
『我信任他。』
『为什么他不告诉我?』
『他不够相信我吗?』
『是不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不值得他的全部信任?』

无论如何,他们最终上路了。

Arthur把自己的权利象征搁进Gaius手里,要他带给Guinevere,她在处理国事上极有手段,手腕极硬,必要时绝不心慈手软,Arthur从她身上几乎快看不出三年多前那个女仆的身影。
权章离开手心的时候,Arthur无比清楚,把Camelot交给妻子绝不会有错。
他朝Gaius放心一笑,Merlin牵过他的缰绳,Arthur将自己交给Merlin。

如同将死之人都知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一般,Arthur隐约觉得这会是自己走过的最后一段征途。
Merlin欺骗了他如此之久,Arthur仍然在意,也仍旧挫败,
『但是,』他想,『我们会解决这个的。』
他甚至不知道他们要出发去哪里,不知道路途中会有哪些阻碍,但看着Merlin脸上忽然增添的一抹希望,和潜藏在他皮肤下的金色魔法,流动着,仿佛时刻准备越出手掌(他发现自己甚至不会有丝毫的畏惧),Arthur唯一知道的就是,Merlin一直在。
这是个已经成为习惯的认知,是Arthur每天清晨,每次上朝,每次狩猎,每次出征时都会确认的事。

做不到生而不愧,至少他能做到死而无憾。

*
他们遇到了两个撒克逊人。

Arthur能感觉到体内有一片锐利的异物,正从肋下向上一点一点转移,途中留下逐渐蔓延开来的剧痛,他已无法直起腰,但显然还在嘴硬。

“我来对付他们。”
一如既往地,Merlin无视他的命令,“把头低下,别说话。”

Arthur本以为他要直接使用魔法,可没有,Merlin反应极快地,娴熟地找出借口,『看起来他真的已经习惯应付这些了』,Arthur想,几乎能感觉到对方脑中的无数个齿轮飞速咬合转动。但自己这身行头太过显眼,披上斗篷只会更加可疑。

接下来的事几乎同时发生。
斗篷被掀开,他们暴露了,Merlin伸出手,Arthur挣扎着抬头。

撒克逊人惨叫着被无形的力量甩出去,落回地面时已然失去了生命。

Arthur是第一次目睹Merlin以本人的模样用魔法夺人性命,虽然后者背对着他,他却仍能感受到他周身裹挟着杀意的气流。

带有杀意的Merlin对Arthur来说是陌生的。

“你骗了我这么长时间。”

Merlin没有接话,转过头,竟连面部曲线都冷硬下来。

而这再一次令Arthur感到陌生与无法抑制的惊讶,这样的表情似乎从没有,也不该出现在Merlin的脸上,仿佛他的另一面忽然冒出来,令疏离夺走他毫无意义的傻笑,占据他的纤长的身体。

一个躯壳中竟可以兼容两个有着天壤之别的身份——该死的,甚至不能说是身份,简直像是挤在一个身体中的两个灵魂——自由转换,轻松驾驭,同时还瞒过了几乎所有人。

Arthur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想象出Merlin的另一面,肆意令法力奔涌而出,召唤雷电与狂风,抵御龙的攻击,逾越一切,轻易立于自然之上,所有人的性命握在他掌中,一边是我方,一边是敌军,而他只需决定松哪只手。

苍天在上,Merlin曾为了一头独角兽的死去而哭泣。

『我以为我了解他。』就是Arthur能想到的全部。

*
Merlin施法时眼睛会转为金色,而且不念咒语就可以生火。

这是又一件对于Arthur的新奇事物。

“感觉好怪。”

“谁说不是呢。”

“我以为我了解你。”

Merlin顿住了,蹲下边收拾行李边说,带了些许抱怨意味,“我又没变。”

Arthur现在也这么想。Merlin或许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但他还是自己熟知的那个人,见鬼的总为别人着想的混蛋,都现在了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刻还是不会让Arthur看见魔法,口口声声宣称着“习惯了”,却让Arthur愧疚得像是胃上挨了一拳。起码从他试图用打火石生火结果被烟呛住的方式来看,Merlin还是他的Merlin,不过是多了点魔法小把戏,至少Arthur现在知道Merlin为何会在造访Annis女王时忽然与鸡蛋达成了极端的默契。

“我相信过你。”

“我很抱歉。”

“…我也一样。”

他是确确实实地感到抱歉,为自己之前未能良好消化这些信息时做的一系列混蛋举动,也为这些年来Merlin不得不隐藏自己的一部分,无法展示全部的,真实的自己而抱歉。

Merlin看起来没那么紧张敏感了。他走过来脱亚瑟的鞋。

“你干嘛?”

“靴子要烤干。”

他不明白,Merlin拥有滔天法力,大败Morgana,打散了撒克逊人的军队,想必数不清的人会在他面前匍匐跪拜,俯首称臣,战栗得像是风中的树叶。可他却在这里,蹲在一个被捅穿身子的男人面前为他烤鞋?

哦他当然知道他们是刎颈之交,甚至更多,他们从未谈论过这个。但一个强大到无人能敌的人在自己的能耐终于为人所知之后,怎会降贵纡尊,甘愿继续做他的男仆?

Arthur突然间想起自己曾说过Merlin是一道谜。

他本以为自己就要解开了,但却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谜团。

*
“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Merlin面露不解,搁下手里给Arthur喂饭的勺子。

“为什么你还要…表现得像个仆人一样?”

面前的人忽然正色很多,把碗放在旁边地上,仿佛接下来要宣读庄严的誓词。

“这是我的命运。”

好极了,又是“命运”这一套。

“从我们相遇那天就开始了。”

Arthur清楚地记得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像是一阵微风拂过,他就又被带回到那时那刻。

“当时我操一把流星锤,要把你的头敲掉。”

“我用魔法阻止了你。”

“你作弊!”

Merlin笑了,似乎是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完全放松。

只消一刹那,他们就轻易回到了过去的相处模式,仅仅是度过了最压抑最沉重最艰难的几日,却好像煎熬了一个世纪。他痛苦过,愤怒过,与思绪搏斗,Merlin流泪过,绝望过,总是寡言少语。当他挣扎着奋力摆脱混乱与怀疑织成的大网时,心结也慢慢解开,理解多于迷惘,他才注意到,自己有多么,多么怀念这些,毫无嫌隙地插科打诨,回忆往事,像是在历数自己的珍宝。

他真的很庆幸。

他就知道,他们会解决这个的。
他们是Merlin和Arthur。

“你当时要杀了我。”

“我就该杀了你。”

“很高兴你没有。”

是啊,很高兴他没有。

Arthur感叹般地呼了口气。

『很高兴我没有。』

*
他知道自己就要撑不住了。

事实上他为自己没有立刻死掉而感到吃惊。剑刃不断上移,割裂血管,划破脏器,令人窒息的疼痛一波接一波地袭来,他能感到血液还在持续不断从地伤口涌出,脑袋轻飘飘的,视线开始发黑,模糊不清,他感到眩晕,困乏,连眨眼的力气也无,锁子甲不再是令人安心的重量,而是致命的沉重负担,他感到清醒离自己远去,他垂下头——

“Arthur!”

[他溺在冰冷的湖水之下。]

一双手臂托住他。

[远远的,隔着水面,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Arthur!”]

“你得撑住,再坚持一天。”

[那双手臂环抱着他,他们浮上水面。]

“就一天。”

[“坚持下去,Arthur!”]

于是他清醒过来。

Merlin替他拭去汗珠。

时间不多了,他不能带着遗憾死去。

他想知道Merlin为什么不够信任自己。

“为什么你从来不告诉我?”

“我是想说,可是…你会把我头砍掉的。”

他咽下壶中的水。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而我则不愿让你身处两难的境地。”

他愣了几秒,遏制住由于这句话而想要突兀地大笑出声的冲动。

瞬间,迷雾全部散去,阳光穿透云层,连空气中的微粒也变得轻盈,心口上那份难以言说的沉重感升了起来,飘飘荡荡的,最终弥散于无。

Merlin是信任自己的。

“你一直担心的是这个?”

Merlin接下来的这番话让Arthur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眼神。

“有些人生来种田,”

那种Merlin谈起他父亲那次,自己坐在他后方悄悄凝望他的眼神。

“有些人生来医术高超,”

那种大战在即,自己做好赴死准备时站在营帐门口,透过一地湿润柔软的月色与热烈的火光安静凝视他的眼神。

“而有些人…”

那种Merlin递过剑,嘱咐他“一定小心点”时,自己认真地点头,仿佛在给他一个承诺,继而转过身被掩盖住的眼神。

“注定成为千古帝王。”

他并不确切知晓自己的眼神是怎样的。

“而我,”

但他知道自己露出那种眼神时感受到了什么。

“我注定是来辅佐你的,Arthur。”

怀着一腔柔情,甚至好像要满溢出来似的,对Merlin的爱意如狂潮骇浪般席卷着日月的光辉涌来,猛烈得令他无法招架。让他想要摒弃理智,整个大脑听凭情感的差遣,让他克制不住地…

“我为此骄傲,且至死不渝。”

                                                                                                                                 

克制不住地想要亲吻Merlin。

Arthur完全没有被这个念头吓到。

因为他一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就像Merlin失踪后George来服侍自己的那几天,他从没有搞混过这两个人,没有恍惚间看着George,却叫他Merlin。

他一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谁。

遇见Gwen的时候,他觉得他遇见了对的人。这个女孩勇敢到可以不顾身份,跨越阶级,直接与Arthur本人对话,批评他的一切不妥,且她善良,宽容,为他骄傲。
符合做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的一切标准。
这就是爱了,他最初以为。
但他向她求婚的前一日,阳光顺着窗棂爬进来,Merlin为他挑选着合适的衣物,露出很开心的样子,但他那时的开心与平常的有所不同,他看起来不那么雀跃了,他看起来——安静了许多。

『我就要求婚了。』

Arthur拽着衣领,坐在椅子上看着Merlin,忽然就感到透不过气。

他问Merlin自己究竟是否在做对的事情,知道自己十分仰赖于对他的建议。
好像Merlin一句否定,他就会立刻取消原有的计划。
他没有发现自己正微微期待着,手指颤抖,呼吸急促。
而Merlin只是轻松地将他的一切疑虑归咎于求婚前的过分紧张。

Arthur知道不是这样的。

他一旦驻足开始思考,Merlin就微笑着将他轻轻推向Gwen的方向,告诉他,“那就是你的正确选择。”

不知道是在安慰Arthur,还是在麻痹他自己。

无论如何Arthur被推着向她走去,去爱她,被她爱,感受并打心底赞扬与依靠着她的所有美德。

她的善良,勇敢,宽容,她的为他骄傲。

求婚十分成功。烛火摇曳,婚戒闪烁着愉悦的光芒,Gwen在他怀里,而他头脑混乱着,目光绕过半掩的门看到Merlin悄悄地微笑离开,再一次无法自控地想着——

——那些美德,Merlin全部拥有。

他其实一直都清楚自己想要谁。

Arthur看着Merlin施展着他的小把戏,落叶掩盖两人足迹,把撒克逊人引向错误的方向。

“这么多年了,Merlin,你从不邀功领赏。”

“我不是为了那个。”

Merlin转过头意有所指地瞟了他一眼。

不用动脑也能看出来Merlin是什么意思,而Arthur感觉自己整条灵魂都随之震颤。

『Gwen会是个合格的女王的,』他想,『正如她一直是优秀的皇后。』

而Merlin在这里,他找不出任何值得抱怨的事。

*
“Avalon,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Arthur根本没有费心去看,他的视线已经无法对焦。

先前他对Merlin絮叨了一大堆,一些关于“我很抱歉”还有“做你自己”的话,总算得以把心窝子掏净。

却也不剩多少力气了。

Morgana的死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胞姐在他面前倒下,他该死的只能看到一团黑影。

他们敌对了这么多年,最终他还是舍不得她。

*
Merlin又要哭了。

Arthur不得不把手伸上去揉乱他的头发。

他本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死亡。
但Merlin看起来这么难过。
让他想要活下来活下来。
安慰他直到他开始笑。
这个傻子。
开心点。

Arthur只好在自己弥留之际,向扯淡的命运祈求着Merlin会拥有一个美好的以后。

手臂垂落下来。

他需要抓住些什么。

“Arthur!别离开我!”

他抓住了。

睁开双眼。

空白。

他松手。

The End.

2016-08-23
 
评论(3)
热度(32)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