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翻】五次梅林和亚瑟单纯地睡在一起,一次他们没有(二)

                                                     IV

他的脸色如濒死般苍白,双唇因无声的叫喊而分开,眼神也变得黯淡呆滞。一切动作都被放慢,匕首剖开了锁子甲,如此轻易,仿佛一支箭矢划破了鸽群。Merlin内心躁动不安又无比清醒,想着刀尖不应该刺穿盔甲,坚固的链接不应该使其有发生的可能,且本应该保护穿戴者不被此类攻击伤害。

“应该”一词不断地跳出来,像是一段被压抑很久的回忆。

Merlin无法动弹,无法紧闭双眼,他被强迫观看。他被强迫看着一小串的鲜血,太过鲜红以至于不真实,从Arthur嘴角涌出,沿着下巴滴落。他被强迫看着如暗影般的杀手向前倾身,在他胸膛上轻轻一推,正中胸骨。

这位王子,一度曾是希望与繁荣的象征,倒下了。他跌落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重击的闷响,令Merlin恍若置身于无底深渊。

这是他这一生听到过最令人作呕的声响。

Merlin被冻结了似的,目睹着血液从卡梅洛特加冕王子松动的口中流出。他无法尖叫,即使他想要这么做,他可以切实感受到那股力量在喉咙中推挤着进入口腔,像是挤着涌向阳光的鼹鼠。

他几乎要为这个比喻笑出声来,但随着这种欲望的产生,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已开始歇斯底里,可他无法阻止这个,正如他无法阻止Arthur的死亡——
Merlin猛地惊醒,立刻摸到对付无形杀手的武器。当恐慌沉淀下来,他向下看去,发现自己已完全被汗浸透。整件内衫颜色变深,且他感到自己的头发贴在前额。他浑身湿着,肌肉酸痛,仿佛自己从这里到伊尔多跑了一个来回。从他遥远的一部分意识中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

Gaius走进他的卧室,显然是被吵醒了。“Merlin,”他开口道,听起来一半担忧一半放心。“你还好吗,孩子?你在睡梦里大喊起来了。”Merlin一只手在额头上摩挲着,祈祷着他胸腔中在镌刻着绝望的心脏能够缓下速度,祈祷着自己的双手能够不再这样糟糕地颤抖,还有,为何他感觉自己的肺像是被攥进一个发紧的拳中?

我没事。”他战栗地说着,从床上迈下来。“真的,Gaius,”御医不肯离开于是他继续说道,“只是个噩梦,我会好的。”Gaius点点头,抿着唇,但还是走掉了,温柔地关上他身后的门。

Merlin颤抖地喘息,用仍旧颤抖的手换下干净的内衫。片刻之后,也换下裤子。

他无法抑制自己重温梦境,目睹Arthur的血跌在大理石上,汇成一塘,柔和的月光在其上跳跃闪动。Merlin将这场梦想得越深,他的呼吸也就越浅。这不是他第一次在睡梦中看到预言的影像,如果这次的也是预言呢?要是Arthur现在就身处险境呢?

Merlin从房间里匆忙离开时差点把Gaius撞倒。“你要去哪儿?”,他发问。

“我要去找Arthur,明早会回来的!”就是Merlin在光脚跑过城堡的寂静走廊前所说的一切。过道上空无一人,城堡里的所有人都在被窝里酣然入睡,因为他们都理智清醒。

Arthur的房门紧闭着,仿佛将王子与外界残酷的现实隔绝了起来。Merlin尽可能快速以及安静地打开门,溜进Arthur温暖的卧房。床帐没有放下来,Merlin可以看清Arthur完好无损地睡在其中。他的胸膛跟随着每一次的呼吸起落着,而Merlin被“Arthur无碍”的宽慰所淹没。

Merlin飞快地关上身后的门,但却犹豫了,极不确定。他是该回去,还是该叫醒王子呢?结果他无需做出抉择。Arthur眨着眼醒来,坐起,吃惊于Merlin的出现。

“Merlin?”他困乏地问。“大晚上的你在我房间做什么?”Merlin支吾起来,他的噩梦激烈闪回。

“我以为有人在袭击您,殿下。”他安静地回答。Arthur在沉寂中坐了一会儿,然后迈下床走向Merlin。

“你没事吧,Merlin?”他悄声询问。“你的手抖得厉害,表情跟见了鬼似的。”他伸手将Merlin瘦弱的手腕收入掌中,而可以确信的是,Merlin正如同风中的树叶一般瑟瑟发抖。

Merlin窘迫地低下头。“我做了个噩梦,但我没事,真的。我正准备回御医的住处呢…”但忽然间,要穿越整个黑漆漆的城堡的想法令他止步不前,甚至令他恐惧起来,他明明熟悉这些走廊如同了解一位密友一样的。Merlin因胸腔中不断冒出的恐慌吞咽着,手在门前徘徊。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留下来。”Arthur轻柔地表示,略显犹豫,好像在担心Merlin将唾弃甩回自己的脸上。

凝视了他片刻,然后低声说:“谢谢你,Arthur。”在发现Arthur活着后的轻松,在Arthur的慷慨以及悉心款待中克服了自己的情绪,他冲上前将手臂绕过Arthur的脖颈,将他带入一个莽撞而又私人的拥抱,Arthur也以炙热的拥抱回应,臂膀环过Merlin的胸口,用力到足够将空气挤出Merlin的肺。Merlin感觉到他将脸埋在自己的肩颈处,于是他紧了紧这个拥抱,发现自己的类似于哭泣的喘息战栗着,但他毫不在意。他只是攥住Arthur的衣服布料,感到Arthur的拥抱越发紧实。

过了一会儿,Arthur松开他,领着他走向床边。Merlin爬进被子底下,那里还保留着Arthur身体的余温,然后把被子拉过胸膛。Arthur准备走开,说着:“我就在壁炉边的地毯如果你——”

Merlin的手钻出去抓住Arthur的手腕,用极小的音量询问,“你可以待在这里吗?”

Arthur的表情柔软了下来,他以反问作为回答,“那么严重,嗯?”Merlin哽咽地吞咽着,点了点头。Arthur走到床的另一边,拉近Merlin使他的后背贴住自己的胸膛。“晚安,Merlin”他抵着Merlin的肩胛骨喃喃道,令Merlin带着睡意微笑起来,恐慌情绪有如漫长春日后的洪流一般流逝。
当Merlin第二天早晨醒来,他甚至都不怎么记得那个噩梦了。并且再一次,醒来时发现一个四仰八叉躺在你身上的半裸王子会使你变得该死的健忘。

                                                     

                                                      V
又是一个漫长而无聊的宴会,庆祝某两个互相征战的地区或是城镇或是其它什么东西达成了和平共识,在城堡举行是因为这里是和平的中间地带。Merlin本来会更加留心这些的,如果他没有被Maria小姐分散了注意力的话。
她是主导西部地区势力的领主女儿,所以在贵宾席上拥有一席之地,正好就在Arthur右边。她有着古铜色的皮肤,光滑整洁的黑发,明亮的蓝眼睛。她穿着一件低胸的蓝色裙子,看起来是想要引起某人的注意,Merlin猜想。他原本不会介意这个,并不是因为她是坐在Arthur身边最漂亮的女子,而是因为整个晚餐时间她都一直饥渴地望着他。此事逐步升级,而由于Merlin站在Arthur身后,他能够看见她在桌下将自己的手搁在Arthur的大腿上,然后倾身对他低语些什么。Merlin可以清楚地看见Arthur脸上的不满,还有每次她对他说话时他是如何在座椅里不舒服的扭动着。

Merlin确保她会在下次喝酒时撞倒自己的酒杯。

看样子命运这次站在他这一边,因为当Arthur以“头痛”为借口提早离开时,他悄声说道,“帮帮我Merlin,那个无趣又无耻尽会拍马屁的女人紧抓着我不放。”Merlin为王子脸上显露出的惧怕而惊讶,他们赶紧离开了大殿,飞快地走下长廊,能有多远有多远,直到他们绕过拐角,紧贴着墙。

“她是我这辈子不愿遇见的人里面最差劲的一个。”Merlin完全被Arthur的措辞震惊了。在他询问出她究竟做了什么之前,Arthur继续道,“她侮辱了我的每一个朋友。她说Gwen是她这个肤色的人叫的最粗鲁的名字之一。她说Morgana对于一个尊贵的小姐来说是个十分无理的名字,还说她的脸在给男人跪舔时会更好看些。”Arthur越是说,Merlin的怒气就越是飙升,且在Arthur接着说下去的时候继续暴涨。

“她把Percival称作‘我这辈子见过最傻的呆瓜’,只是由于他在为Gwaine的一个笑话大笑。哦还有,她说Gwanie就像她口中男版的Morgana。Elyan,受到了与Gwen一样的侮辱,还问我是不是有鸟拿Leon的头发做窝了。”Merlin厌恶地发出嘲笑声,正当Arthur说:

“然后,她居然有胆量提出我们该一起私奔!而当我果断拒绝她之后,她却不肯接受这个回答,所以我就借口逃出来了。

“基本上,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她永远打消这个念头。我都绝望到说我已经有一个恋人了,但她却嘲弄于此,我觉得她不相信。”

“无意冒犯,殿下,但我也不信你。”Merlin咧着嘴戏弄他,Arthur则开玩笑似的揉乱他的头发,但也在微笑着。

“无论如何,他们接下来几天都在这,所以我必须得拖延到那个时候。我要找个人假装当我的情人,来想想…Morgana?不行啊,Maria知道她是我父亲的养女,相当于是我姐。Gwen?不行,她和Morgana是一对…”Arthur沉思了一会儿,但在他可以说出新的名字之前,他听到不可能会错的女人高跟鞋敲击石头走廊的声音,紧跟着Maria的问询。

“Arthur,你在哪呀?”

Arthur有些怯懦地盯着Merlin,小声说,“我希望你不会因为这个而恨我,但咱们必须得假装成一对。”

Merlin感到自己的心脏因这个想法而在胸腔中飞快跳动。“啥?我是说,我没问题,但是——”

“那就好,她快到了。”说完,Arthur转过来,将Merlin钉在他身后的墙上。他向前冲去,捕捉住Merlin的双唇与他的相接触,将他带入一个迫不及待而又充满热度的吻。Merlin回应着,舔进Arthur的口腔,双臂绕过他的脖颈。Arthur的右臂撑着墙,但他的另一只手缠进Merlin的黑发,把他拉得更近。

Merlin闭着双眼,但他听得见当她撞见王子与他的男仆时惊诧而恼怒的声音从她嘴中传出。

与此同时,Arthur把自己的大腿挤进Merlin的胯部,惊得后者发出一声呻吟,Arthur只是抵着Merlin的嘴唇坏笑着继续,尽管Maria在发表抑制住的咒骂。“这还没完,Arthur!”她尖声喊道,扭头跑下走廊。

片刻之后,两人都确定Maria已经离开,Merlin和Arthur才止住亲吻。Merlin背靠着墙壁为了在这一切之后保持一下平衡。他感到十分奇异的头重脚轻,双唇古怪地刺痛着。Arthur向后退了一步,给Merlin留出足够的私人空间。他看起来…很害羞,有点矜持,毫无悔意又犹豫不决,完全与战场上的Arthur相反。

“我…呃,我很抱歉。”他开始说,Merlin想要打断他,但Arthur继续说着,“我该给你更多表示赞同时间后再那样扑向你的。”

Merlin挤出一个小小的微笑。Arthur,永远都是一个礼貌而充满尊重的爱人。

他们安静地走回Arthur的房间,把接下来的一小时花在在火焰前的地毯上下棋,看起来任何因为那个吻而产生的潜在尴尬都已烟消云散,或者根本就没存在过。无论如何两人也都没承认,这使Merlin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到气愤。他想知道Arthur是不是真的很想吻他,仿佛每当他想起这个就感到胃中有蝴蝶振翅。

大概十一点左右,假设最后一位散客也离开了宴会,Gwaine进入了房间。Merlin和Arthur从他们的棋盘游戏上抬起头,但在他俩说话之前,骑士说道:

“Maria小姐散播了一些关于你俩的污秽小谣言,那种你根本不可能相信的。她坚称看见了你们二人在走廊接吻,你说谁会相信这个啊?”他轻声笑着,然后在看见Merlin与Arthur脸上出现了同样的羞愧表情之后立即停了下来。“你特么在逗我。”他安静地说,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换。“你俩瞒了这么久啊?Wow,真让我惊叹。”的确,看起来他先是略带怀疑地提出判断,而现在已经完全接受并且消化了。这位聒噪的骑士没怎么质疑两人感情关系的事实令Merlin有点轻微地担心。

“我们并没有真正在一起,Gwanie。”Arthur指出,从地上站起来。他把Merlin也拽起来,然后他们站在Gwanie面前。“我们只是在假装,那样她就可以不再缠着我了。”

Gwanie赞同地点头。“你俩可能会想再装一下,她说她今晚要来你房间找你,Arthur。”

这本可以说是十分搞笑的,Arthur的脸色有多么迅速地苍白了下来,如果Merlin没有看起来同样紧张并且为可以假装和Arthur在一起而感到兴奋的话。这也许会意味着一整晚的亲吻和触碰甚至可能会迎来更多。

Gwaine向两人道过晚安后,在他们肩上都拍了一下,递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过个愉快的夜晚啊,小情侣!”他说,向Arthur的方向小小鞠了一躬。Merlin委派Gwanie告诉Gaius他今晚不回家了,如此这里便不会再有行礼的仆人和守卫的骑士。

之后Merlin就面临着填补Maria小姐来到Arthur房门前的空余时光的任务。房间里的所有动静,柴火劈啪作响的声音,橱柜里老鼠的吱吱声,仿佛都在被缩短的时间里成倍放大。Merlin让自己忙着清理桌子以及周边区域,只是为了消磨时间。而Arthur同时也在收拾棋盘,细心地把刻有繁杂花纹的棋子收进盒里。这是好几年前一个来拜访的贵族送的礼物,那是Merlin刚刚成为Arthur的仆人。不像从那些不认识他的贵族那里收到的礼物,Arthur完完全全被这套棋迷住了。他恳求Geoffrey(案卷保管员)教他,人家也的确答应了,反过来,他又去教了Merlin,之后两人在许多年的课程里有过不少漫长的比赛。

Merlin将目光投向房间,但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清理的了,没什么好让他整顿或使自己忙起来的事了。只有Arthur,现在正凝视着Merlin。“Merlin,”他建议道,挪得更近,“如果她发现我们不是在接吻,如果他发现我们睡在一起会怎样?”

Merlin的理智操控着身体去点头,而他的情感正忙着使劲呼吸。

省去了那些辩论,Arthur脱去自己的衬衫,苍白的躯体在涌入窗边的月光和房间内的火光混合下显得闪耀。他把衬衫扔在地上,褪下裤子把它们扔到床边。Merlin也照做,甩掉他的靴子。总而言之,一切显得像是两人迫不及待地挣脱着衣物束缚一路从门口移到床边。Merlin希望这能够说服Maria小姐。

他发着抖,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飞速爬上床到Arthur身边。

两人之间的距离看起来很易逾越,又仿佛相隔千里。

他转过身,看见Arthur趴在床上,胳膊圈着枕头顶端。王子直勾勾地盯着Merlin,令后者在这样的目光下想要不安地扭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Merlin?”他静静地问。

Merlin点头。他甚至不知道Arthur所说的是什么忙,但他知道他就是会做,无论是什么事。他会嘲笑自己愿意为Arthur,他的王子,做如此多的事,但当事态真的严重时,Merlin发现自己甘愿为Arthur去死。毫无隐瞒来讲,他意识到自己十分乐意在火刑架上接受炙烤,只要能换得Arthur安然无恙。

“任何事。”Merlin低语,“我甘愿为你做任何事,Arthur Pendragon。”Merlin可以感受到魔法在体内轰鸣,他的命运近在眼前。只要两人间建立起这样的桥梁,他便会不惜一切代价使其保持下去。

Arthur安静地发问,为这样的坦白受宠若惊,“你能给我讲讲伊尔多吗?你谈论这些的方式,让他们听起来更加真实,仿佛那是世界上仅存的真实圣地。”

Merlin微笑着,很乐意和他的王子分享自己的童年回忆。他盯着Arthur床顶的华盖,开始为他讲述春季。花朵在山间的微风中摇曳摆动,雨水洗刷掉冬季留下的所有沉重情感。他向他讲述播种,土壤是如何在你指尖之下尽显凉爽松软,谷物的萌芽如何让你感觉像是一个承诺。

Arthur并没有打断或者停顿下来询问问题,相反地,他安静地聆听着,真挚地表现出兴趣。而当他的男仆将累了,眼皮开始打架时,他也仅仅是微笑着把Merlin拉得更近一些。

当Maria于一小时后进入房间,两人都已陷入沉睡,Arthur的臂膀保护性地圈紧Merlin,好像在保护他不受外来的伤害。在他双臂围出的区域内,Merlin是安全的。

他的头枕在Arthur的胸膛上,手指单纯地缠绕着被子的布料。
连Maria冰冷的心都因目睹这样的真爱而融化。她哽咽着离开,并对这段不太可能成真的感情报以诚挚的祝福。

                                 

                                                    I

热辣的吻和渴望的双手,充满占有欲地找寻着一切裸露的肉体。

终于。

太多个独自捱过的夜晚,造成了沉默的告白,相互回应的吻以及更多。

终于。这就是Merlin能想到的一切,是Merlin唯一能够拼接成词的想法。此时Arthur移到他上方,在他充满渴求的身躯上留下一串印记,Merlin能感受到的只剩下愉悦和慰藉。

终于。

Arthur进入他,Merlin呻吟着,手指无力地抓挠着床单纤细的布料。

终于。这是一句祈祷,一句诗篇,一句坦白,一句感叹;这就是一切,捕捉到的七个字母边界相连。

F-I-N-A-L-L-Y

他们躺倒,疲惫且赤裸着,倒在对方放松的舒服拥抱之中。Merlin带着微笑沉入梦乡。


『终于。』

第二天一大早,Arthur在与父亲的早餐上迟到了。国王随后委派Leon骑士叫他们过来。而他撞见了这美好而又私密的一幕,他带着一个微笑,以及一个“Arthur患了感冒”的谎言退出房间。但在他心底,所想的一切仅是:

『竟倾尽他们如此之长的时间。』




Fin.

2016-08-10
 
评论(14)
热度(112)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