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无授翻】五次梅林和亚瑟单纯地睡在一起,一次他们没有(一)

祝大家七夕快乐!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28733


Summary:标题一目了然。

 

I

第一次纯属意外。当然,Merlin想这么做很久了,甚至可能幻想过那么几次,但他从没想到过第一次会是这样的。

空气渐凉且凝滞着,灰尘才刚刚开始将她朦胧的五指穿过逐渐暗淡的日光。如今是六月下旬,即使比初冬暖和得多,但仍旧渗着凉意,Merlin在他的薄外套里轻轻发抖。骑士们围着中间的火堆打开铺盖卷儿,而那火堆正是Merlin煞费苦心去收集柴火的缘由。

营地的布局从没变过:火源居中,马匹系在树旁,围出边界后,骑士们在火边随机分散成几队,然后才是Merlin和Arthur——永远黏在一起,有时两人甚至离骑士们更远。

幸运的是,骑士们近几个月来停止了他们友好的调笑,并且自那以后没有一个人再对他和Arthur之间的亲密产生任何疑问。Merlin甚至听见过Gwaine小声嘀咕:“真希望我的仆人们能有Merlin一样的奉献精神。那么我就再也不需要担心任何事了,永远。”Arthur只是大笑,表示那听起来是个更加不错的主意,但他在紧挨着的第二天便对Merlin一直以来的帮助表示了感谢。Hmm。不怎么符合他在别人心目中留下的混蛋印象。

Merlin正忙着准备晚饭时Arthur猎到了一只野兔,他深鞠一躬,将野兔连同嘲讽一起丢给Merlin。Merlin皱着鼻子将其接住,嫌弃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提起来。

“老天,我该如何报答您呢,殿下?您最清楚我有多喜欢动物尸体了。”Merlin面无表情地说,拿出小刀开始完成给兔子剥皮这种恶心可怕的任务。Arthur傻笑着,但发现Merlin真的很不悦时,他就接替了Merlin手头的工作,打发Merlin再去找些柴火木棍,即使他们目前拥有的已经足够。

Merlin没有拒绝Arthur的慷慨之举,开心地逃离了现场。

再回来时,他会为骑士们煮饭,然后他们六个一起大快朵颐,围着噼啪作响的篝火席地而坐,四周是星幕初降的夜空。侃过几个低俗下流的荤段子后,大家互道晚安,钻进各自的被窝。

正当Merlin就着外衣仰躺在繁星之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离王子有多么近。近到用他眼角的余光能够发现,月色将Arthur灿烂的金发变为柔和的银,在他的皮肤周围晕开一层炽热而又冷冽的光辉。Merlin厚重地吞咽,将荒谬和愚蠢的幻想挤出脑海。

王子在法师心中一直占有一席之地。它开始地极轻易,两人同享的会心一笑或是又一次同生共死。就算到了最后,Merlin也深知自己永远不会离开王子半步。有时,它令Merlin心口发痛,魔法在体内灼烧熔化,现况令他着实倍感无助。然而无论如何,他仍能做到在这些转瞬即逝的小小时刻来临时,尽情享受。

屈从于睡意前他最后看到的是Arthur戒指上的银色在月光辉映下闪动着光芒。

 

Merlin意识到的第一件事是自己无法畅快地呼吸。怪不得自己的肺功能,要怪就怪压在他腹部的重量。迷迷糊糊地眨着眼,他朝下望去,发现Arthur的脑袋舒服地倚着自己的肚子,依旧熟睡着的王子四仰八叉地占据着自己的下半身。出乎意料地,他还发现,自己的手指穿插进Arthur的发丛,仿佛他在将王子拉得更近。

Merlin小心翼翼地将缠绕着Arthur头发的手指松开,缓慢地坐起一些,改用手肘支撑着自己,尽力不去吵醒Arthur。借着他们四周透过树的枝叶空隙渗下来的光芒,他猜现在稍过拂晓。Merlin环视中间那一片休息区域,幸好,骑士们还没睡醒。然后,他发现Gwaine的位置空了。

感到Arthur有苏醒的迹象,Merlin惊慌失措地向下看去,在心底祈祷着Arthur再睡过去。幸运的是,王子只是在睡梦中喃喃着,双臂滑过Merlin的腰际,环住,可说是将他困在了原地。Merlin曾见过Arthur对自己的枕头做同样的事。他在觉得这并不好笑的同时微微红了脸,气愤与愉悦怪异地混在一起。Arthur以前也这么对待过他,如果Merlin愿意对自己诚实一点的话,Arthur这么做过很多次。

王子在短短几分钟之后悠悠转醒,眨着眼睛挪动起来。当他的双眼遇上Merlin的,他僵住了。Merlin注视着他,而Arthur的双臂离开了Merlin的腰。“早安。”Merlin安静地说,在王子身下动了动。

“你也早安。”Arthur轻柔地回复,可即使这回答十分静,Merlin也立刻发觉在睡眠过后他的嗓音有多沙哑,且自己不得不压下心上的一阵颤栗。他们继续凝视着对方,直到身边传来树枝断裂的声响,将两人吓了一跳。

“早上好啊,小情侣。”Gwaine说道,从树林中走出来。他抱着满满一怀的木头,两只松鼠挂在肩上。在Merlin或Arthur任何一个来得及说点什么之前,Gwaine继续说,“你们这群人开小差的时候我起了个早,收集了点柴火,顺便早饭也到手了。”

Merlin瞥了一眼Arthur,想要活跃紧张的气氛而调侃道:“而他们还说你老狗学不会新把戏呢。”Arthur埋在Merlin肚子上开怀大笑,Merlin咧嘴笑作为回应。Gwaine气恼地吐了口气,但同样也在微笑。

之后法师与王子也起来,吃早饭,清理营地,骑上马背绝尘而去。

没有一个人提起过之前的事。

 


II

不知为何,Merlin与Arthur的性命又一次危在旦夕。瓢泼大雨不断地从空中倾泻而下,使道路泥泞且河水上涨。马匹与它们背上的人一样尽显疲态,浑身湿透,饥肠辘辘。Merlin在离开城堡前带上的,厚实的、仅想象上是防水的斗篷因过多的降水而显得沉重,浸湿了Merlin身上先前的干衣。他的马裤没法晒干,而无论是王子或是法师早上都没有时间打包多余的衣物。

他们的速度慢下来已足够久了,使得Merlin能够骑在Arthur身边,透过强劲的雨势朝他大吼:“我们什么计划?”

Arthur倾斜身体吼回来:“我们将在卡利夫以北20英里与Leon和Elyan会和,他们会与我们一起行至杜根洞穴,Percival和Gwaine则在那里等候,连同所有他们能够召集到的骑士们。”

Merlin轻微地翻了个白眼,感到雨水滴在脖颈上。“我是说今晚的计划。”

Arthur看向前方遥远而微弱的灯火。他伸出一只湿透的手臂。“那边的小镇,卡利夫,大概不会有人认出咱们。希望我们能够找个房间弄弄干,甚至可能有机会睡上几个小时。”他的嗓音听上去悲哀地满怀希望,而Merlin为他们的境况叹息。

当他们骑得更近,Merlin的希望落空了。这里有一家旅馆,灯笼已经熄灭,所有顾客都在合住门窗,期待着干燥天气会到来。他们在马厩里下马,任由他们的马去啃噬架子上渗着水汽的干草。

他们小心翼翼地朝店前方走去,Arthur用肩膀顶门,使劲推着潮湿膨胀的木门使它靠生锈的合页转动起来。产生的刺耳噪音足以令Merlin捂起耳朵,也足以吵醒在柜台后打盹的人。他惊跳着醒来,在看见Merlin和Arthur之前摸索起口袋里的匕首。

Merlin希望他们狼狈到难以辨识。斗篷也会起作用,但Merlin依旧担心他们会被发现。

“麻烦您了,先生。我们是旅者,需要一个今晚可以留宿的地方,只要度过这场暴雨就行。”Merlin递给旅店老板一个恳求无助的目光。

旅店老板,一个魁梧且留有髭须的男人,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我今晚只有一个房间可以提供了。”他说着,带有浓重的口音。“只要你们俩小子不介意共用一个房间就没啥问题。”

“谢谢您,先生。”Arthur叹着气,向前迈步。老板挥着一个即将熄灭的灯笼,带领他们走向火源,在那里点燃一个枝丫的末端,熟练地将其搁进灯笼内部,点亮逐渐暗淡的火光。他将亮起的灯笼交给Merlin,领着两人走向走廊的尽头,有一个房间房门大开。

“我不会要你们俩小子的钱的,因为要你们为这样的屋子付钱会显得我是个骗子,而我当然不是。那么现在,晚安吧。”把话留下后,他离开站在房门口的两人。Merlin先进了房间,将灯笼挂在门口的吊钩上。

快速浏览一遍房间得出结果如下:1.没有生火的地方,2.狭小的窗口没有玻璃或窗页,那么意味着3.地板和附近的墙壁都被浸透了,连床下方的一角也未能幸免。

两人中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打地铺了,床边有个东倒西晃的椅子,但Arthur已经抢先大步流星地径直过去挂上了他湿漉漉的斗篷,于是椅子也湿掉了。Merlin同样脱掉衣物。他踢掉靴子和袜子,将它们搁在房间里最干燥的角落。他瞟了一眼,发现Arthur正在脱去湿透的衬衫和马裤,只留下一条底裤穿在王子身上。Arthur抬起头与Merlin的眼神相遇,寂静的不安气氛仿佛电流般在两人间的空气中滋滋作响。

Arthur把被子拉到一边爬上床,Merlin则在床的另一边做同样的事,但Arthur警告性地说:“Merlin,要是你穿着湿得滴水的衣服睡觉的话我才不要和你同享一张床。”Merlin仅仅是点了点头,移回椅子边。他看向别处脱掉了上衣,感到王子的视线凝在他裸露的后背上,并尽力无视。他利用椅子来保持平衡以脱下裤子,只穿着内裤颤抖。

他飞快地走向床边爬进被子里,恰恰意识到这张床有多小。Arthur趴在床上,整条左臂都挂在床边,而Merlin想方设法却仍旧不能在不触碰王子的情况下躺好。他蜷在自己这边,在狂风暴雨造成的深切与痛苦的寒冷中瑟瑟发抖,不去面对王子。

在被往后拽之前,他更多的是看到而不是感觉到Arthur令人出乎意料的温暖的手臂环过自己的胸膛,如此他便得红着脸靠向王子身边。“我可不想睡着觉就得上低温症,Merlin。”Arthur困倦地说,继续用胳膊绕着Merlin的胸口。

作Gaius的学徒这么久以来,Merlin已经知道在野外,你需要用温暖的火堆与体温对潜在的低温症进行治疗。若没有火的温暖,便得与他人分享身体上的热度。

Merlin感到自己周身放松下来,他目光游移着合上眼睛,手向上紧紧扣住Arthur的手腕,利用这个发力点将自己转过身来,于是他从脖颈到膝盖都与Arthur相触。这亲密得有些令人惊讶了,但Merlin发现自己根本不在意。而从Arthur将自己翻过来,另一条胳膊环上Merlin的腰,让Merlin的脑袋贴紧自己下颌的方式来看,他也并不在意。

 

当Merlin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不仅身体干爽,内心也充满幸福的暖意。

 

 

III

冬季勉强放松了对天气的管控,降雪停息了整整两天。任何光线基本上都无法穿透空中厚重的云层,于是树林便始终困在永恒的昏暗黎明之中。夜晚漆黑似炭,且没有月亮或星辰为你引路,骑士们很容易就会迷失,也很易被激怒。Merlin保持着安静,待在队伍的末尾。

所有人都裹着毛皮衣物,吐息在凝滞的空气中形成水雾。动物们不肯冒出来,而是躲进它们温暖的巢穴,离开王子与众骑士脚下的小路。

Merlin虽不喜寒冷,却对银装素裹的森林情有独钟。声音被蒙进雪里模糊不清,空气清新发脆,感觉像是夏日冰凉的水流。伊尔多总是会下很多雪,卡梅洛特则少一些,但无论如何,你总是会比住在暖和的小屋里要冷得多。

想到伊尔多令Merlin露出些许微笑,在那里多年居住的回忆跳进脑海。Arthur轻轻地推了推他,“想什么呢?”他安静地询问,但在这冰冷沉寂的森林里一切声响都被放大。能听见的只有马匹踏过雪地的声音,在他们身后留下一串清晰的踪迹。

Merlin耸了耸肩,感到肩膀周围衣服上的皮毛刷过他冰冷的耳廓,他更加向下缩成一团以汲取自身的热量。“只是在想伊尔多,我猜。”

“我不会在隆冬时期给你放假的,如果你是在想这个的话,但是我们可以在来年春天什么时候挤出时间去拜访一下。”Merlin转过头盯着Arthur,脸上带着难以置信又开心的笑容。Arthur扫了一眼法师,看清他的表情后翻了个白眼,“哦拜托啊Merlin,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母亲的厨艺。”

走在队伍中间的Gwaine发话了,把树枝拍到一边。“就是啊,我想你们那段旅程我也要一道陪同了。我可从不想错过Hunith出了名的美味肉饼。”他咧嘴笑着,于是一些来自天气的寒意被驱赶出Merlin的身体。

逐渐地,当他们看不见前方的树时队伍决定停下了。他们四周的树潮湿透顶,所以也没人尝试去生火。相反地,他们拴好马匹,支起帐篷,各自结对睡觉。

不知为何,Merlin和Arthur最终在一堆皮毛下挤作一团。Arthur的吐息喷在Merlin颈子上,Merlin调整着姿势好让自己的脸免受寒气的侵扰,结果他的额头与Arthur的靠在了一起。有那么一会儿,他们只是望进对方的双眸里,蓝与蓝碰撞着,仿佛世界缩小到了只剩他们二人。

Arthur并未打破这完美的寂静,但他伸出一只赤裸的手,在一片黑暗中描摹着Merlin下颌的线条。Merlin,作为回复,将手放在Arthur的上臂,令Arthur始终都将手维持在Merlin脖颈的位置上。

 

那晚两人都未承认什么,第二天一早也没有。但他们身边覆盖着积雪的树木似乎替他们守着安静地弥散在空气中的秘密。当他们返回卡梅洛特,庭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可Arthur做的所有仅是爱怜地弄乱Merlin的头发,一个微小的,温柔的笑容令他的脸庞更加充满魅力。而这在数小时之后一直令Merlin倍感温暖。



TBC.

2016-08-09
 
评论(7)
热度(145)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