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Merlin不去触碰Arthur,一次Arthur没有

Merlin选择在Arthur打猎的时候思考人生。

Merlin认为自己的魔法有些「太」迷恋Arthur了。
没错,他见着Arthur的第一面就感受到自己的魔法轻微的嗡鸣,如金色的线条一般,在自己的皮肤之下鼓动起来,渗入血管中,同加速流动的血液一起欢快地躁动着,流入四肢百骸,催促着自己去触碰Arthur。
于是,犹如某种不可抗力一般,Merlin鬼使神差地向他走去,继而伸出一只右手,他能够真切地感受到魔法立刻窜进手掌,激烈昂扬地在手心四处冲撞,如同鼓噪在自己耳膜的心跳声一般,嘈杂而慌乱——一定是这该死的魔法作祟,嗯,他才不会想和那个混蛋发生任何身体接触呢。
而近几日,老天啊,他的魔法简直像是发了疯。只要Arthur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他的心脏会立刻在胸腔中急速搏动起来,被源源不断挤出的血液开始飞驰着,呼啸着闯进皮肤下层,令自己的大耳朵和颧骨染上令人抓狂的深粉色。而Merlin开始相信,自己的魔法已经狂热到让他发现,Arthur那该死的英俊的脸庞和金灿灿的脑袋似乎有了自己独立的语言,它们无不迫切地大喊着“快碰我快碰我!”,令Merlin左右为难。
『嘿哥们,你能消停会儿吗?』
他总是充满窘迫感地在心底悄悄呵斥着魔法,可它却如同饱餐之后餍足慵懒的猫咪一般窝在角落,不去理会Merlin懊恼的抱怨,仿佛Merlin的这些“看见王子后的过度反应”与自己无关似的。

此时此刻,Merlin被Arthur拉去打猎。
在静谧的树林(长满了大蒜,顺带一提)。独处。
圣母玛利亚啊!
于是在Arthur专心致志地等待猎物露出马脚的关键时刻,Merlin不得不为了遏制住身体上的冲动而用手死死抠住树皮,假装自己对主导这场狩猎的主角毫无兴趣,正在百无聊赖地放空——
——空个鬼啊!他的心现在乱得像是被Morgana养的折耳猫扒拉来扒拉去的毛线球!
所以,Merlin用Arthur的香草烤鸡起誓,自己绝对没有听到Arthur射出弩箭的声音。

“Merlin?”
“Hmm?”
“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好开始跑。”
“好的,我很乐意,殿下。”
“...MERLINNN!!!我说快跑!!!”
“Huh?抱歉,你说什——喂你个菜头你犯什么病!”
未等Merlin反应过来,Arthur已抓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向树林外一通狂奔,“你脑子有坑?还是说你想和那个玩意同归于尽?”
Merlin回过头,这才发现一头中箭的——看起来像是野猪与豪猪杂交的产物——巨型豪猪正在横冲直撞地朝他们跌来,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Merlin想,也许我以前见过的豪猪们都是宝宝吧,这只大概是爸爸?
『好极了,我的人生包括干不完的仆人工作,一个皇家混蛋,暗恋皇家混蛋的魔法,一条有神经病的龙,长满大蒜的树林,还有愤怒的豪猪爸爸。
    啊,人生是如此美好。』
彼时,他们已经跑出了树林,Arthur凝神听着树林里那只庞然大物哀嚎了几声,无力地砸向地面,发出一阵巨大的闷响后,终于长吁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的Merlin,手腕还被自己攥在手心的Merlin,已然绷紧了身体。
『天啊天啊天啊这个蠢货竟然握着我的手腕不行Merlin冷静下来别干傻事别干傻事礼貌地把手腕抽出来就——』
Merlin低下头,面无表情地,发现自己抽出了手腕,接着把掌心对准Arthur的,紧紧贴了上去,五指与他的相扣。
这下好了。
但随之而来的,既不是Arthur飙升的怒气,也不是愤怒的收回手的动作。相反,他听见Arthur呛出一声惊诧的笑,接着,Arthur的神情柔软了下来,充满喜爱的戏谑的笑被挑起在嘴角,Merlin的心脏简直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一阵风轻轻卷过,将还没来得及被Merlin听清的,漏出Arthur嘴边的一声微弱叹息带走,Merlin忽然担心起自己会听不清Arthur接下来的话。
“你真的不清楚好朋友之间该怎样接触对方,是吧,Merlin?”Arthur说,微笑着。他的声音是那样模糊,却又无比清晰地传入Merlin的耳朵。风还在耳畔刮着,Merlin觉得有些晕眩,脚下登时轻飘飘的。

他们的手最终也没有松开。

Fin.(并不)

后来的后来,在国王的淫威下屈服了的,我们的大法师勉强承认到,也许,当初那些“看见王子的过度反应”中有那么一点点是出于他本人,也许,他那倒霉的魔法只是在最初的最初蓄势待发地准备钻进他的手掌,催促他伸出那只右手而已。
现如今,Merlin的人生包括干不完的法师工作,一个自己专属的皇家混蛋,不那么糟糕的魔法,两条有神经病的龙,一个长满大蒜的约会地点——没有愤怒的豪猪爸爸打扰。
也许,人生真的如此美好。

真·Fin.

2016-04-20
评论(12)
热度(55)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