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授翻译】『AM』Things you can't say tomorrow day

Rating:Mature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2903?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翻得真的很渣,到了最后已经不知所云了【再见 但是原文真的很美 既美又令人心碎 That just hurts so bad.然而我并不觉得我翻出了那种感觉 建议大家去看原文 我的译文就当是翻译练习吧_(:3

Summary

“你清楚的,不是吗?我不会怪你的。”

你的手滑进我的衬衫时,我不会怪你。正如在你亲吻我的脖颈,双眼微闭,为了我放任你做你想做的事而发出一声低哑的呻吟时,我也不会怪你。正如你假装着我是另外一个人而我假装着你真的想要我一样,我不会怪你的。

 

 

 

他问我他能否吻我。我知道他正想着她。

“当然。”我说。

在内心中不断攀升的痛苦之下,他在爱着和失去某人的路上渐行渐远。他看向我,微笑着。

“你不介意吧?”他问。

我介意。我瞧不起你那颗破碎的心。我一点也不在乎你那孤寂的灵魂。

“怎么会呢。”

他将唇瓣压向我的,任我拥有命中注定不该属于我的激情。他让我坐拥它片刻,十分信任她(也许)想要重回他身边时我不会恶意将它偷走。他知道我会在眨眨眼间立刻将它拱手归还。也许这就是他允许我最初借走他的激情的唯一原因,这样只要他需要,他便可以随时感受到自己的无私。他会将他的双唇与时间统统借予我,而我会觉得我是唯一一个对他伸出援手的人。

双赢。

“我能——关掉灯吗?”

哦,你真是太慷慨了,亚瑟。是的,拜托,关掉灯吧。让我成为你心中的那个人。你想要我在黑暗中保持安静吗?你想要我缄口不言吗?我发誓我会保持肉体上的温存来让你清楚这一刻并非幻想,如果你发誓不会睁开双眼。

即使你睁了眼,也没什么好看的。

即使这就是现实,如今已毫无意义的现实。我会向你学习的,好一个专业人士,假装开着灯也完全没问题是多么的简单。唯一重要的只是你技术精湛地假装着自己只是在假装,所以不会有任何感情受到伤害。

“你清楚的,不是吗?我不会怪你的。”

你的手滑进我的衬衫时,我不会怪你。正如在你亲吻我的脖颈,双眼微闭,为了我放任你做你想做的事而发出一声低哑的呻吟时,我也不会怪你。正如你假装着我是另外一个人而我假装着你真的想要我一样,我不怪你。

这是场双方都致力达成的专业表演。

被推着钉在墙上,在你解开牛仔裤时好奇着你的心门是否仍旧紧紧关闭,这就像是份职业规划,不同的是我仍旧得不到酬劳。我的确只是在不求回报地帮你忙而已。

你并不能真的因为帮了一个朋友的忙而渴望获得报酬,对吧?

你就是想得到那个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回报,对不对,你这贪婪的家伙?

“我能——我能就做这么一次吗...?”

当然。尽管来。照着她想要的方式做,照着你所想的说。就这一次,亲爱的,就这一次。而当我准肯了你无害的请求时,则会幻觉来对付自己,我会在你讨好着她的时候幻想你是在呢喃我的名字。

随时恭候。

我会一步步走入你内心尚未明晰的欲望之火。而你会爱上每一英寸的我,在你意识到这并非是那个正确的人之前。你会对我的身体,我赤裸灵魂的每一寸如痴如醉,因为我真的很擅长我在做的事。我会让你在你的欲求中迷失,于是你就会按自己的方式肆意妄为了。

我会耍你。

“你简直棒极了,你感觉这么好,如果我——如果我们只要...”

你夺去我的性命。

我们仍旧在完美无瑕地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从对方身上尽可能多的夺取利益。我们毫不顾忌地将对方榨干。我们无意识地,如饥似渴地汲取对方。他有我想要的,即使他不会以我想要的方式赠予我,但无论如何我都会收下,自从我几乎已无力挑选最适合我的伪装。我永远都不是那个人。

我也有他需要的,即使他本质上并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但眼下我会任他索取。他急着遗忘,而我,急着哄骗自己的灵魂。

我从来都不是那个人。

我紧紧地拥抱着他,在他啃咬舔舐我的肩膀时拉扯他的头发,将我的双唇狠狠抿在一起,不让自己会发出太大声音,不让那声音听起来太像自己,不让他攫取到一丝理智。

不让他拥有片刻的清醒。你不是她,你不是那个人。

即使在一片黑暗之中,他也能够区分。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也能够断定。

就只是在他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时保持静默地呼吸。将一切悉数饮下。在你将指尖缓缓嵌入他手臂皮肤的同时,用冰冷,甚至命令的嗓音对他耳语。

“都给我...就现在。”

让他除了这条路以外已无路可走。

“悉听尊便。”

让自己掌控主权,即使他并无此意。让他为这样的帮助支付代价。

出于礼貌。

在柔软的肌肤中辗转,在发紧的拥抱,在欲望,在无助的喘息中细细品尝。

你值得这些。

他怎么懂何为痛苦?他怎么懂何为失去?

在他利用你的每一部分刻画着另一个人时,你要让他这么做得当之无愧。

“我从没想过...我从来不知道...”

我从来没想让你知道,但现在你八成也意识到了。我不会孤零零地渴望着你,而你会需要我的,你这混蛋。

就凭着你所有的信仰,你会需要我的。

你呻吟着,在我把你拉得更近之际,在我让你确切地体会我的感受之际,在我引导着你的手触碰我自己之际,在我向你展示谁才是这场演出的主导之际。

“这像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你能保持住这种幻想吗,我亲爱的?你那颗破碎不堪的心还在引起极度痛苦吗?你现在是不是能在脑海中看到她呢?你能感受到她吗?他妈的睁开你的眼睛!”我一言不发地要求着,出于丑陋的妒火,与更加不堪的欲望。

我在沉默中溺毙,未被表达的言语在你我二人之间徘徊。

你迫不及待地亲吻我,双眼紧闭。

在你做的只是不断伪装时,谁又会在乎你失去的爱呢?没人在乎。我不在乎。你有我需要的,我有你需要的,我们是在向对方伸出援手,不是什么慈善。

我没必要同情你。

你没必要爱上我。

但总有人要支付代价。

你让我发出一声多余的哭喊,而我为此诅咒自己是如此软弱。与我不想令你想起我不是你要标记的那具躯体一样,我也不想你意识到你是我一直以来都热切渴望的。

然而它在你身上起了奇怪的作用。它给了你赢回她的希望,我猜。你捕捉到了这声稀缺得可怜的嗓音,你就擅长这个。它给了你继续索取一切的力量,不知廉耻,对任何事都不甚羞愧。

它给了你自信。

却也给了我希望。

你的双手抚遍我全身,你的唇在我周身四处点火。你遍布我浑身每个角落,侵掠我的城池。悬在我的身上,冲撞着我的灵魂。倾尽如此长的时间,每时,每日,每生,透过我,对着另一个人,顶礼膜拜。

在你的脑海中爱着她,在我的脑海中爱着我。

而我会将你慷慨献出的全部收入囊中,因为这是我挣来的。

他品尝着我为何物,我感觉起来如何,以此作为走向结束的手段,走向为那个离开的人保留着的感情。唯一的那个人。

再无他人。

为了活着,你假装欺骗自己,快速有效而远离痛楚的方法。于是我在任由你用你为真正的爱人精心编写的溢美之词淹没我时,驶上那条蜿蜒曲折的路,放手让你带着我的引擎纵情肆意地疯转。而你失控地呻吟,将自己全心交付给这间屋子里的人,而不是你脑海中的那个。

记好了,被他爱着的那位。

紧急按钮,逃生出口和逃亡车辆我都备好了。

而他会跟我一起。

2015-12-18
评论(6)
热度(7)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