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骄阳雨时归

【Newtina】Wind Back The Clock

*

                                  前言

时至今日,本书已经再版第52次了。近几年我重访了霍格沃兹,与校方探讨了出版麻瓜可阅的《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可能性。托一位老友,Jacob Kowalski的福,他多年前曾为我提供了大量麻瓜们将魔法生物误当作神话传说的资料,加上我自己实地考察的经验,这些构成了我此次再版的初衷:不仅是为了纪念他,更是为了让所有人——无论是巫师还是麻瓜,都能够平和看待魔法生物。

毕竟,没有奇怪的生物,只有狭隘的人心。

以及照旧,感谢我的妻子,Porpentina Scamander为本书命名,她长久以来的支持构成了本书的一部分灵魂。                                                                                    
                                                                1995年
                                                  Newt Scamander

 

“你还记得那次吗?”Tina忽然开口,Hoppy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她膝头,她手里捧着的最新版《神奇动物在哪里》翻开在前言那一页。“我们去美国办理公事,顺便看望Queenie他们,结果你被失控的火龙抓伤了不敢让我知道,直接提着箱子幻影移形到Jacob家里,却忘了Queenie当时也在。”

“我不得不恳求她好几遍不要告诉你——”

“——可惜我是她的姐姐,而她撒谎技术实在太差了。”

 

*

1953

 

门铃响了的时候,Queenie突然慌张起来。

她对仍在坚持要把Newt送进麻瓜医院的Jacob命令到:“Jacob,亲爱的,你必须带着他一起进箱子里,他不能一个人带着呆在下面。Tina来了,她总是习惯连按两次门铃。”

情急之下箱子被踢进了沙发底下,Queenie过分热情地把Tina迎进来,而后者凭借她优秀的傲罗职业素养以及对妹妹的了解程度,将原本准备的问好硬生生变成了:

“Queenie,发生什么事了?”

“会有什么事发生呢,Teenie?真高兴你来了,Jacob和我又发明了一些火蜥蜴形状的小甜点,你知道,为你量身定制的。”

“Queenie,”糟了,上扬的音调是怀疑的预兆,“Jacob人呢?”

“他去店里取面包了,我们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突然,沙发下传来一阵古怪的低吼。

现在Tina眯起双眼了,这一般不是什么好事。

“沙发下面是什么?”

Queenie随着对方的逼近一步步向后退,她顺手施了一个静音咒:“大概又是老鼠吧,一定是家里的甜点把它们都引来了。”

“Queenie,老鼠不是这么叫的。是Newt已经到这里了吗?他的公事这么快就办完了?为什么他的箱子在沙发底下?他去哪了?”

面对着姐姐一连串的发问,Queenie自知露馅,她轻微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有时她觉得Tina有着比她还要强大的读心术。

Tina眉头忽然紧紧皱了起来,开口时嗓音在喉咙里高高悬着,“他出事了?”

 

Tina生气的时候会冲Newt瞪大眼睛,过分生气时会叫他“Mr.Scamander”,这大概可以排到Newt最恐惧的词汇榜首。

硬生生的距离感总让他不知所措。

Jacob见到她便手忙脚乱,自觉地爬出了箱子。Newt满脸血污,地上是已经脱下的破损衬衫,他趴在椅子上不断喘息,下巴搁在椅背,试图向她露出一个带着宽慰和歉意的微笑,却在剧痛中败下阵来。

Tina没有说话,她快步走过来,迅速用魔杖解决了一些容易愈合的小伤口,又转身在工作台的瓶瓶罐罐前熟练地混合药物和魔咒,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比“Mr.Scamander”更可怕的,是背影、一声不响和强忍着的眼泪。

“Tina,我...”Newt百受煎熬,终于挣扎着伸出手臂去拽Tina的衣摆,想说些“这不算什么,我还有过更糟糕的”之类的话,还没来得及脱掉浅灰色大衣的短发女人却像有感应似的,选择在此时转过身,一只手轻轻扶起他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把药剂送进他嘴里。

“坐好。”她仿佛在耳语,Newt没有错过尾音那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

他悬在半空中的右手静止着,像是忘了下一步的行动。

药剂里有生骨水的成分,Newt知道。Tina这些年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清楚该如何对症下药。他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疼痛,却先等来了被握住右手的触感。

Tina握着他的手蹲了下来,她微微咬着下唇,先是低下头,这是在控制眼泪,紧接着又把头昂起来注视Newt的眼睛。

Newt话到嘴边还没出口,就被剧痛突袭了。

他咬着牙根发出一声痛苦的哼鸣,浑身紧绷,双腿痉挛般的抽搐,手下意识地攥紧,像是溺水的人攀住水面上唯一的浮木。

等疼痛、眩晕和耳鸣都渐渐远去的时候,他低头从逐渐清晰的视线里看到Tina,双手依然紧握着他的右手,头抵着他的膝盖,状似麻瓜的祷告,仿佛她才是那个即将溺死的。

膝盖处的布料有些潮湿。

“Tina,”Newt不得不清清干哑的嗓子才能继续,“Tina。”

他抽不出右手,只好以怪异的姿势用左手去抚摸她的额头,爬梳她的黑发。

她终于松开他的手,抬起头直视他,又一滴眼泪顺着她的动作从眼角留下来。Newt缓缓吐出一口颤抖的呼吸:

“Tina。”

忘了手上还有血污,他用拇指替她擦去泪痕,把她拉进自己的拥抱,梅林知道他们怎么是一起坐进那个窄小的工作椅的。Tina顾及到他的伤口还在愈合中,两只手无处安放,最终选择落在他的头上,十指穿过他汗湿的头发,轻轻按揉头皮,不知是在舒缓谁的情绪。

“我很抱歉,Tina。”

“我不可能因为你的工作而责怪你,更何况我也爱它,”她说,现在把额头和他的抵在一起,“我也无法阻止你受伤。但是请你,无论如何也不要瞒着我,有时候两个人痛比一个人痛要轻松一点。

“Newt,我们现如今都不再是一个人了。

她说。

不知为何,这让他回想起了一件事。

 

*

1943

 

世界乱作一团。

好在Jacob的年龄超过了山姆大叔的征兵上限,得以继续做他的面包店老板。珍珠港事件激起了美国人民的愤怒,生意反而比平常更为红火。

另一边,随着麻瓜战争的愈演愈烈,格林德沃的势力不断壮大,虽然英国不知为何迟迟未被战火波及,学生们依旧呆在完好无损的霍格沃兹象牙塔内,但美国魔法部早已自顾不暇,损失惨重。

 

Dear Newt

抱歉我这封信写得如此鬼祟和匆忙,如今街道上到处都是格林德沃的信徒,我不知道魔法部有多少人渗透了进来,也不知道到我所在的傲罗特别调查组内潜藏着多少不安全因素。听说英国还没有如此水深火热,希望你和你的动物们在那里一切安好。

若没有必要的紧急事件,勿来!!

                                                                 Tina

 

可那位先生,Dumbledore,以前是怎么说的来着?

“Newt并不是个能很好地遵从命令的人。”

当一道光劈开了原本要偷袭她的钻心剜骨咒时,Tina才想起来Theseus曾给她复述过这句话。

“Newt!我跟你说什么来着?!”

“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Tina。为什么你又开始一个人到这种地方秘密——”

“——背后!”

一道愤怒的绿光冲过来,Tina迅速把Newt扯到一边幻影移形。

“Newt,我告诉过你不要来,你想象不到这里的情况有多糟糕。”

“我也告诉过你不要在这种时候私自调查,Tina,你比我更清楚这有多危险。”

“我不知道身边还有哪个傲罗是可以相信的,Newt。Queenie早就不在这里了,我一个人行动才最安全。”

“结果第一次你被革职,险些没命,第二次被Kama关了起来,这次还差点中了钻心剜骨咒,Tina,你把这叫作安全吗?”

“所以我才警告你不要来!为什么你就不能乖乖地呆在伦敦悉心照料你的动物们呢?”

Newt想说,“你知道为什么”,可他没有。

相反,他双手捧住Tina的脸,看着她的眼睛,依旧是那双目光明亮如火蜥蜴的眼睛,顾不上以往的羞涩,顾不上长夜里的思念,他说:

“Tina,要花多久你才能习惯,我们是一起的?

“...什么?”

“如果说我在这么多年的旅行中从动物那里学到了什么...你的生命不只属于你自己,Tina,如果你陷入了痛苦...那么痛苦的绝不只有你一个人。”

“Newt,你想说——”

“——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你的吗?你曾经告诉你的房东,说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不再是了,Tina,从很久以前开始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你不再需要一个人承担了,我来了。

Tina当然明白。

可惜这两个给予者的利他主义都达到了高峰,以至于10年后,Newt还要顶着逐渐愈合的抓伤,反过来再被Tina唠叨一遍。

 

*

1928

 

Dear Tina

近来好吗?

抱歉,我不该问这个问题。毕竟

我的哥哥Theseus向你问好,他表示毫不介怀在法国魔法部的事情,你大可不必担心。他是个对待工作极其认真严肃的人,Leta的离开对他的影响状似已经减退,但有时我仍能逮到他说话时突然对着办公室门口放空,接着皱皱眉又逼迫自己回神的样子。

这让我无法不想起你。

真是抱歉,我还是不得不提起这件事。我希望你知道,Queenie的离开并不是你的过失,这是她的选择,某种程度上我们不得不尊重。而且我们会把她找回来的,请你相信我。

再版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快要发售了,魔法部却还不愿给我出境许可。希望届时我将有机会亲手把书送到你手里。

Theseus这边好歹有我做伴,而你却只好孤身一人,这让我由衷地担心。特此寄来了一只蒲绒绒,你知道,它很好照料,在你思念Queenie时,它会是很好的陪伴。

或者你也可以

也许你难过时也可以与我通信,希望我能够驱散你的孤单。

                                         想念并担心你的,Newt

 

 Dear Newt

谢谢你的蒲绒绒,非常可爱。我本来想把它养成粉色的,没想到最后变成了孔雀蓝,蓝色的蒲绒绒是不是特别少见?

我承认我仍无法介怀Queenie的离开,但多亏了你的信和小宠物,总能让我快乐许多。是的,我当然愿意在难过时给你写信。有时工作也能分散我的思绪,不要为我太过担心。

我一如既往地期待你的新书,等不及要再次见到你,我很乐意你亲手把书送给我。

请务必与动物们过得开心。

                                           同样想念你的,Tina

 

 Newt

谢谢你再次把我写进了前言部分,我真的非常非常荣幸。

                                                                     Tina

 

*

                                   前言

本书由作者环游世界的实地考察、多次实验得出的结论以及收集到的资料整合而成,旨在帮助人们更清晰地认识与了解魔法生物。它们从不会对世界构成威胁。

另,十分感谢纽约的Porpentina Goldstein小姐,她为本书起了最动听的名字。

                                                           1926年

                                          Newt Scamander

评论(24)
热度(357)
  1. 蒂娜的小獾.♡Shame 转载了此文字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