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碎笔

我忽然就觉得很累,很疲倦。

提得起精神,提不起心情。

那个测试自始至终都是对的。法伊一直在等一个人把他带走,我一直在等一个人把我搞懂。

可搞懂我未免有些难,我自己都做不到,能懂我就足够了。

除了我爸以外,没人懂我。

想要找人大肆交谈的冲动基本都胎死腹中,让我整个人都沉甸甸的,迈不动腿,走不动路,了然无趣地恍惚度日。因为有了觉悟,因为太过清楚自己考虑的东西并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闲来无事时在脑子里打转的那些琐碎想法,所以并不期待被多数旁人理解,也就没了交谈的欲望。萦绕于心的念头绕着绕着缠成一团乱线,连自己也晕头转向。

因此郁结,因此越发疲惫,越发觉得自己太沧桑,“少女”这种称呼听起来就觉得好笑。

更郁闷的是,心里有个知己人选,却深知这人根本懂不了你,肤浅到能被人一眼看穿,你们全然不属于一个世界。

实在是,太令人失望,简直到了要垂头丧气的地步。恨不得远远避开这人,才能少困扰几次。

却也并不涉及任何爱情因素。越活越觉得爱情太浅,太短暂,让一切永恒的承诺都变得虚伪不堪,故而很少放任自己去幻想爱情。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只是希望特定的人能懂得自己的心思,但看穿了就知道你们连缘分都没有,何谈情分?交心更是无从谈起了。相识已久,但这辈子只算得上萍水相逢。

我问自己,有些事看得太透真的好吗?才看到开始就已预料到结果,索然无味。这又是另一个让我通体疲惫的缘由了。史铁生说,活在世上有时会生出自己“玩得太久了”的想法。我觉得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躯壳,独自过活很久,又钻回这里。让我只发觉到自己的苍老,却不记得究竟经历了什么。

开始思考,等于开始被耗。我自然是有些“忙于”被耗了,由此亦会感到疲惫。然而我却十分乐得被耗,要我停止什么我都不肯停止思考。探索是一个如此美妙的过程,就如同平时写文一样,试图去挖掘一个角色的心路历程是再有趣不过的事了,虽然每每结束时都会累得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但依旧觉得值得,也觉得自己从该角色内心得到了启示,感激还来不及呢。琢磨其他事物更是如此,累是累了点儿,甚至在琢磨清楚之后面对这般现实会感到更无可奈何,但却仍无法停止思考。这让我想起此前做英语阅读时看到的话,与其生锈,不如耗尽,在此处依旧适用。

这样想来,某些事看得比别人清也算是好事了。因为看得清,所以懂得要少走弯路,知道在何处要避免受伤,即使受了伤,至少也会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轰然决堤。想必这样会让我看起来“缺乏人情味儿”吧,也难怪为什么有时姑妈会戏称我是“冷血动物”了,不禁哑然失笑。

其实写下这篇文字的过程又何尝不是在思考呢?依旧是我爸建议我这么做的。我确实需要好好捋一捋这堆思绪了,不然我可说不清会发生什么。文字如今也成了我借以发泄的工具了,这多少让我觉得自己有点文人气息,听起来恐怕有些自负吧,但通篇一看,这些字句似乎都散发着一股自命清高的意味,只不过我真的无意如此罢了,又或许,我本就是一个自大的人。这只能由他人评断了,更何况,我也并不真的在乎。

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停不下来,尽管都是些自说自话。还是打住较好,明早还得早起,我准保又要打瞌睡了。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凌晨两点

2017-08-24
评论(9)
热度(8)
© Shame | Powered by LOFTER